中欧投资协定丨2020年末礼包 特朗普是最大推手

作者:苏天泽 皇金

2020年的最后时刻,中欧终于就投资协定达成共识。特别是在华盛顿权力交接的关键时刻,中欧及时避开美国完成谈判,其中的意涵值得玩味。

2020年12月30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举行视频会晤。会晤期间,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

至此,经过近7年的谈判,欧盟和中国在消除投资壁垒方面取得历史性进展。该协议涵盖新能源汽车、房地产、制造业、金融服务和云端计算服务等领域。这一历史性协议可能会让欧美增添新的贸易摩擦,阻碍拜登新政府联合盟友制华的策略。与此同时,它的签署更能说明,中国在对美经贸博弈中已然处于优势地位。

2020年的最后时刻,中欧终于就投资协定达成共识。特别是在华盛顿权力交接的关键时刻,中欧及时避开美国完成谈判,其中的意涵值得玩味。有意思的是,推动中欧果断达成协议的人,正是目前仍身处白宫的特朗普总统。

为什么说特朗普是中欧投资协定完成谈判的最大推手?首先从中国方面来说,过去一两年特朗普发动的中美贸易战、科技战,确实给中国造成不小压力。虽然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制造业大国,但在高端科技和制造方面,中国仍有不足和短板。特朗普对中国的全面打压,让中国真实感受到了自身的不足,所以开始加强与技术先进的欧盟之间的联系。美国之外,技术最先进是欧盟和日本,加强与欧盟的经济联系,对中国自身的科技发展是有利的。

另外从战略层面看,特朗普政府与中国进行“新冷战”,也逼迫中国不得不在全世界寻找更多的伙伴和朋友。而欧盟是中美之外全球最具实力的政治经济体,对世界格局具有举足轻重的重大影响。为中国的国际战略地位考虑,北京自然需要在此时此刻处理好与欧盟的关系,中欧关系保持稳健发展的态势,有利于中国对抗美国的非理性打压。

特朗普的疯狂,让中国基本放弃了对美国的友好幻想,北京明白,中国必须为未来可能的中美对抗做更多的准备。虽然理性的拜登赢得美国大选,即将主导白宫,他可能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对中国进行疯狂打压,但拜登希望联合盟友来应对中国的表态,不会让北京放松对美国的警惕。在中美对抗的状态下,欧盟是中美共同的拉拢目标。

从欧盟方面来说,特朗普过去四年对欧盟的冷漠与伤害,已经让欧盟下决心走自己的道路,一个没有美国干预的道路。在“美国优先”的政策主导下,特朗普不断通过关税,要求欧盟各国提高军费开支等方式,向欧盟敲竹杠。原来慷慨大方的美国不在了,欧盟开始明白,今天的世界已经悄然改变,美国不再是原来的美国,欧盟也要成为新的、不依赖美国的欧盟。

所以,法国一度要求建立欧洲联军,以摆脱对美国主导的北约的依赖;德国也表示,欧美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要进行新的调整,欧盟需要更关注自身的利益,具有更多的独立性。总之,在特朗普的催促下,欧盟开始积极摆脱美国的影响,尝试创造自己主导的世界新格局。

那么,美国之外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是谁?答案不言而喻,就是中国。2020年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欧盟第一大贸易伙伴。显然,发展与中国的关系,符合欧盟的战略选择。中欧之间没有战略矛盾,只有战略互利;且不久的将来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第一大消费市场,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符合欧盟的根本利益。

未来世界经济的三角,就是中国、美国与欧盟,同样未来世界政治格局的主导者,也是中国、美国与欧洲。欧盟要摆脱对美国的政治、军事依赖,真正实现独立自主,发展与中国的战略互惠关系是最容易达成目标的捷径。欧盟明白,友好的中欧关系是欧盟向美国要价的重要砝码,在中美之间纵横捭阖,欧盟会赢得最丰厚的现实利益。

可以说,正是特朗普四年来的折腾,让中欧感觉到了彼此的重要。中国需要欧盟,欧盟也需要中国。所以,双方很默契地抓住了美国权力交接的空窗期,合理避开美国的干扰,加快了从2014年就开始的谈判步伐,终于在2020年底完成影响深远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

和特朗普一样,拜登也要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承诺要将供应链从中国拉回美国。但他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宣布具体举措。不过,可以确定是,拜登已认识到,特朗普对华贸易战是失败的。虽然拜登很不高兴,但这就是现实,人类世界的发展不会再任由美国随意摆布。

如习近平所说,中欧投资协定将有力拉动后疫情时期世界经济复苏,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增强国际社会对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信心,为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作出中欧两大市场的重要贡献。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也从反方向为此作出了贡献,虽然这并不符合他最初的本意。

来源:末谈国是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