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缅甸民主化进程何以再生巨大变故

作者:社评

去年11月缅甸举行有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参加的第二次选举,结果是民盟取得了比2015年更大的胜利。军方指责选举舞弊,缅甸局势持续紧张,将发生政变的传闻近日不胫而走。

缅甸从1962年开始由军队主导了近50年,后来军政府主动后退,施行民主化改革,开启了民主选举的进程,长期被软禁的昂山素季得以在2016年正式率民盟开始执政。军队仍在议会中保持25%的规定席位,不过军队的影响力呈不断萎缩之势。另一方面,军队在打击罗兴亚人的事情上起了主导作用,在受到西方谴责的同时得到缅族人的支持。

缅甸的民主化进程一开始比较顺利,昂山素季和民盟很快通过选举翻身,但缅甸后台的深层利益冲突并没有化解。民选政府和军队应当说都做了一些努力,一度缓和了矛盾,但无法形成根本解决它们的机制。总的来看,它们之间的矛盾,连同各民族间的矛盾都在原地打转,民主选举所带来的政治资源远远不够为这些问题埋单。

这次军队重新拘禁民选领导人,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让一度广受赞扬的缅甸民主化进程遭遇重挫,也让很多人备感震惊。它让人看到,政治改革单独做火车头,它带来的表层繁荣很可能是脆弱的,缅甸的困境不仅在于政治改革未能提供解决深层次问题所需的足够推力,也没有提供该国避免在政治上反复折腾的保险阀。

军政府长达半世纪的执政塑造了国家的利益格局,加上民族矛盾错综复杂,缅甸施行什么样的新体制,客观说都会步履维艰。就地重新分配利益,好说好商量很难,缅甸没出现流血革命,已属万幸,但也决定了新格局的极不稳定。缅甸需要一段较长时间经济的强劲增长来支持利益调整,让所有群体和阶层都有获得感,不恐惧未来,同时又有办法保障这个过程不出大乱子,这的确非常不易。

目前世界上的国家治理模式很少,西方又强推他们的选举制度,中小国家总的来说没有什么选择,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大多接受了西式选举制度,他们因此而遭遇的失败和坎坷则被解释为“民主应有的代价”。中小国家除了延续传统制度,想搞政治体制摸索和创新基本没有可能。

缅甸军方这次采取行动,但实现不了国家困局的突围,国内政治斗争短期内料将加剧,国际上的压力也少不了。目前昂山素季已经呼吁民众抵抗,美国等要求军队释放被拘禁的政治领导人,缅甸被新的不确定性笼罩。

整个东南亚地区的政治光谱比较复杂,当地传统与外来西式制度的压力一直在博弈。或许结果是最重要的,其中关键在于两大指标:一是要实现长期政治稳定,二是要保持相对较快的经济发展,确保全体人民从中获益。

来源:环球时报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