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政变后美国与中国的反应

作者:

美国的反应

缅甸国务资政、实质领导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与总统温敏(Win Myint)等多位执政党官员星期一(2月1日)遭拘押后,政局生变。缅甸政府军夺取政权,并宣布国家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消息引起美国国会两党同声谴责,多位议员也纷纷呼吁缅甸军方立刻释放遭关押的政府官员。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Senate Majority Leader Chuck Schumer, D-NY)星期一在院会发言时对缅甸的现况提出担忧,并提到拜登政府已经向国会就有关事态进行简报。

“国会随时准备好与拜登新政府展开合作,解决这一情况,”舒默在院会致辞时说,“这一地区受到共和党领袖长期关注和关切,因此我希望能够以两党合作的方式有效地合作,确保采取符合美国利益和缅甸人民利益的最佳行动方案。”

缅甸军方星期一在一份声明中说,采取拘捕行动是对选举舞弊做出的反应,称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一年后将进行选举,军方会将权力交给胜选者。

缅甸军方指控缅甸选举委员会未能处理去年11月大选中的“大规模违规情形”,并表示如今采取行动是维护国家“稳定”的必要行动。

据路透社消息,缅甸目前已由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掌控权力。美国在2019年对敏昂莱及其他三位缅甸军方高级官员施加制裁,原因为他们与罗辛亚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行为有关,并指控他们严重侵犯人权。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Senate Minority Leader Mitch McConnell, R-KY)星期一发表声明称缅甸军方围捕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等官员的行动令人震惊,完全不可接受。“这显然是对缅甸缓慢而不稳定的民主过渡是令人痛心的一步倒退,”麦康奈尔说。

“缅甸人民去年再次得以投票,并对此展现出高涨的热情,”麦康奈尔在声明中说,“缅甸军方必须尊重民主进程,必须尊重缅甸人民可望自治,而不是被野蛮的武力统治。”

“昂山素季和其所属的全国民主联盟应该共同努力,让缅甸团结起来以包容和民主的方式继续前进,”麦康奈尔在书面声明中说。

麦康奈尔还呼吁拜登政府及世界其他民主国家都应该采取强硬立场,谴责这种对民主的攻击行动。

即将成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星期一在声明中表示,缅甸军方发动政变对该国人民来说是一场悲剧。

梅嫩德斯说,“缅甸政府军对罗辛亚人犯下了种族灭绝的罪行,对缅甸其他少数民族持续发动暴力运动,他们应该要立刻释放缅甸政府的领导人,并将自己从政府中除名。”

梅嫩德斯还说,如果缅甸政府军不立即改弦易辙,美国和其他国家应该对缅甸政府军和军方领导人施加严格的经济制裁。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一就缅甸危机局势发表声明表示,缅甸军方夺取政权,拘留昂山素季和其他文职官员,并且宣布全国紧急状态的行为,是对缅甸的民主和法治过渡的直接攻击。

拜登同时暗示了不排除再次对缅甸施加制裁的可能性。“美国在过去十年间依据缅甸的民主进程取消了制裁。那样的(民主)进程遭到逆转的话,就必须立即重新审视我们的制裁法规和权力,并采取适当的行动,”白宫声明说道。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里施(Sen. Jim Risch, R-ID)星期一傍晚在声明中对缅甸的军事政变深感震惊,同时要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对昂山素季和其他文职官员被捕的行动。

“我还对缅甸军方封锁全国互联网的报道深感关切,对于缅甸及其人民的自由与繁荣而言,这是朝着错误的方向迈出的一大步,”里施在声明中说。

他还表示美国将于缅甸人民站在一起,准备让那些威胁缅甸民主进程的人付出代价。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两党领袖也分别以书面声明的方式呼吁缅甸军方尊重民主进程发展,并称破坏区域稳定的做法将会严重影响美国与缅甸的双边关系。

“缅甸军方今天的逮捕行动进一步颠覆了该国的民主进程,扰乱了全球稳定,并严重危害美国和缅甸的未来关系,”众议院外委会主席米克斯(Rep. Gregory Meeks, D-NY)在声明中说。

他还继续敦促缅甸军方尊重选举结果,释放遭逮捕且经过正式选举当选的官员。

众议院外委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星期一也在声明中严厉谴责缅甸军方的做法。

“缅甸政府军犯下的罪行远不止结束了缅甸五年的些许民主进程,还包括对罗辛亚人的种族灭绝和缅甸民主自由的持续践踏,”麦考尔说,“尽管在2016年解除制裁后获得了许多机会,缅甸政府军仍显然未能证明自己可以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一个合理和可信赖的角色。”

“缅甸政府军必须停止任意拘禁,停止干扰通讯,并立即回归民主道路,还必须为其行为承担后果,”麦考尔声明最后说道。

中国的反应

缅甸军方星期一(2月1日)发动军事政变,扣押民选政府领导人之后,美国、英国和欧盟等民主国家都对此表示了强烈谴责,要求缅甸军方立即释放被扣押的人。但是,中国的态度不同:中国语气不痛不痒,在静观事态发展。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在缅甸利益巨大,中国希望与任何缅甸的任何政府都保持良好的关系。

西方一片谴责,中国在观望

缅甸军方星期一扣押了包括缅甸总统温敏(Win Myint)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等人,并宣布接管政权,将国家权力移交给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美国、英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印度以及联合国都对此作出了强烈谴责,并要求军方立即放人。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一说,这是对“缅甸转向民主和法治”的直接攻击。拜登呼吁国际社会“以同一个声音”迫使缅甸军方恢复民主,立即放人。稍早前,白宫还表示,如果缅甸军方不采取逆转措施,美国将针对相关个人采取行动。

英国首相约翰逊说:“我谴责缅甸政变,以及非法监禁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平民。人民的投票权必须得到尊重,民选领袖必须获释。”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推特上写道:“我强烈谴责缅甸‘政变’,并呼吁(缅甸)军方释放所有在全国各地的行动中被非法扣押的人。” 他还写道:“选举结果必须得到尊重,民主进程需要恢复。”

联合国发言人杜雅里克(Stephane Dujarric)也在声明中说:“秘书长强烈谴责拘押昂山素季和总统温敏之举。”并表示,“这一连串发展对缅甸民主改革是沉重的打击。”

中国没有谴责政变,相反,中国的语气比任何国家都温和。在被问道中方对缅甸军方扣押了昂山素季等人,并宣布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有何评论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我们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东盟国家也没有直接谴责缅甸军方,但是表达了关切。

展示自己是“友好邻邦”,以获取缅甸好感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在缅甸问题上的态度是由中国在缅甸的巨大利益决定的。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项目资深研究员,他告诉美国之音:“他们意识到国际社会一定会对所发生的一切表示谴责。我想,他们是想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展示中国对缅甸的支持,是缅甸的好朋友。”

希伯特说,中国采取这样的态度并不令他吃惊,因为中国目前的态度与2017年缅甸因罗兴亚危机在国际舞台上被孤立时,中国展示的态度是一脉相承的。

当年,缅甸若开邦超过74万罗兴亚穆斯林为了逃避缅甸军方大规模屠杀、强暴和焚村,被迫离开若开邦迁往邻国孟加拉。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将军方的做法斥为“教科书式种族清洗”。国际社会谴责昂山素季政府,并对缅甸敏昂莱等军方高层实施制裁。中国表示支持缅方的做法,并表示中方“欢迎”缅甸政府对所谓的“极端恐怖份子”所采取的行动。 另外,中国也是唯一没有停止在缅甸的投资的国家。

史坦吉欧(Sebastian Strangio)是《外交家》杂志东南亚事务编辑,也是《巨龙的阴影下:中国世纪的东南亚》一书的作者。他告诉美国之音,这其实也是中国一贯的务实的做法,所谓的“不干涉”别国内政。

他说:“中国希望与任何政府保持友好的关系,不管是民选的合法的还是别的政府。中国的声明显示了他们这种基本的务实态度。”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希伯特说,中国这么做也是为了挫败美国在缅甸推进民主进程的努力。中国自然不希望看到自己的边境出现一个亲美国的民主政府。因为罗兴亚危机,缅甸与欧美疏远。加上这次的政变,希伯特预测,缅甸的将军们应该会更加愿意与中国打交道。

他说,缅甸政变对拜登新政府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未来,拜登政府在对缅甸军方采取行动时可能也不得不考虑不要将缅甸军方进一步推进中国的怀抱。

美国《政治家》报报道说,拜登政府内部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决定是否要称军方武力夺权是“政变”,因为一旦称“政变”,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将切断对缅甸的一切援助,而这有可能会将缅甸进一步推向中国。据报道,特朗普政府没有将缅甸军方在罗兴亚的所作所为最终定性为“种族灭绝”也是因为同样的考虑。

美国和平研究所2018年的一份题为《中国在缅甸冲突中的角色》的报告称,罗兴亚危机实际上为中国提供了一个机会,不仅可以重新确立其在缅甸外交关系中的主导地位,同时获得了缅甸政府对中国在缅甸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支持。

缅甸“政变”对中国而言并非是好事

希伯特2020年写了一本有关中国和东南亚关系的书--《北京阴影下:东南亚的中国挑战》。他对中国与缅甸的关系作出了不少研究。他说,由于中国在缅甸的战略利益,无论是民选政府还是军方政府,中国都希望保持良好的关系。

希伯特指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对于缅甸军方,昂山素季的民选政府对推进中国在缅甸的利益似乎更有帮助。

由于向缅甸民族武装组织提供武器,缅甸军方对中国感到沮丧, 另外,军方对中国在缅甸的“一带一路”和“中缅经济走廊”项目并不那么热衷。2011年,缅甸军方背景的登盛政府单方面叫停了中国在缅甸投资的密松水电站项目。

《外交家》杂志的史坦吉欧也说,昂山素季政府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中缅经济走廊”更能接受,也更能让缅甸民众接受。

他说:“这(政变)其实为中国政府带来了更复杂的境况。 中国投入了很多,与昂山素季建立了相当好的工作关系。对中国来说,她是一个好的伙伴,她是民选的。在缅甸民众眼里,也更受欢迎,也更能向民众兜售引发争议的中国基础设施项目。”

2018年9月,中国与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府签署共建中缅经济走廊谅解备忘录。同年12月,缅甸成立由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任主席、第一副总统敏瑞任副主席的“一带一路”实施领导委员会,委员会成员包括多名联邦政府部长及省邦首席部长。今年1月10号,中国外长王毅访问缅甸时,两国还就合作开展曼德勒-皎漂铁路的可行性研究签署备忘录。

希伯特认为,中国不谴责缅甸军方,还是出于对中国在缅甸利益的维护。

他说:“我认为这仍然是因为认识到缅甸是中国非常重要的邻国,而且中国具有许多战略和经济利益,因此希望继续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如果政府改变了,我想,他们认为这个政府(军方)将会在台上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们认为,即使与军队存在分歧,与他们保持友好也是很有用的。”

缅甸的中缅经济走廊是中国“一带一路”项目在东南亚的重要组成部分。前面提到的皎漂港对中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皎漂港位于缅甸西部若开邦,是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现在,中国又打算在皎漂兴建深水港。一旦打通由中国云南省会昆明到皎漂这条1,470公里的路线,就能保证中国可以通过陆路进入印度洋,不必担心敌国出手封锁马六甲海峡。

中国与缅甸军方和民选政府都友好相处

事实上,中国与军方和缅甸民选政府都保持了友好的关系。无论是与民选政府还是军政府接触,中国都会强调两国的传统友好以及两国的“胞波(兄弟)”情谊。

2021年1月,中国外长王毅访问缅甸,他不仅会晤了与缅甸的民选政府的实际领导人昂山素季会晤 ,也会晤了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据新华社报道,王毅表示,中方赞赏缅军以民族振兴为己任,从长远角度思考国家未来发展,坚持中缅传统友好,促进两国“胞波”(兄弟)情谊。

2020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缅甸时,也同时会晤了昂山素季和敏昂莱。2020年11月16日,习近平还致信昂山素季,祝贺她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在近期举行的选举中蝉联执政。


来源:VOA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