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CPTPP是美中改善关系的重要平台

作者:艾伦 汤以诺 译

【这是美中全国贸易委员会主席艾伦(Craig Allen)2021年1月27日在由卡特中心和中国人民和平与裁军促进会共同举办的线上对华上的讲话。点击这里查看蓝普顿演讲的英文原文。】

非常感谢。我很荣幸能同这个杰出的专家小组进行交流。

最近,在华盛顿特区,我们见证了权力在两个政党之间的转移。

在过去的四年里,美国尝试民粹主义——它带有愤怒的民族主义色彩,充斥着反外国人、反精英、反制度和反科学的情绪。

这一尝试当然与唐纳德·特朗普有关,但与民粹主义相关的根本问题还要深刻得多。首先,民粹主义随处可见,它关系到社会契约结构以及技术和社会的迅猛变化。

因此,随着选举的结束,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有些则没有。

在最近的选举中,白宫和参议院都已易主,民主党接管了国会和白宫。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我们的治理在许多方面都将发生变化。

但是,我们不应过分夸大或不合理地抬高期望。

——政治两极分化没有改变

——新冠肺炎疫情没有改变

——地缘政治没有改变

——预算和贸易赤字没有改变

——与中国的技术竞争没有改变

——中国欢迎拜登政府的政策方针尚未改变

同时,我们必须提醒自己,美国民众对中国的看法非常糟糕,就像美国在中国公众心目中的形象一样。

此外,美国新一届政府将不得不与国会进行谈判——尽管国会现在由民主党控制——但其仍对中国持非常怀疑的态度。我预计2021年美国会有很多针对中国的立法。

此外,一旦拜登对中国采取重大行动,特朗普政府的残余势力一定会对其展开口诛笔伐。

拜登政府组建了一支非常强大的国家安全、外交和贸易专家团队。整个高层团队都非常务实、有原则,并对中国有着深入的了解。

但是他们必须面对持怀疑态度的公众和国会。

在贸易这个大问题上,民主党内部有很大的分歧。拜登总统已明确表示,贸易协定不是一个高度优先的事项。他的内阁成员表示将暂时保留对中国的惩罚关税。

让我们回顾一下民主党的利益联盟结构,包括:

——工会

——环保主义者

——女权主义者

——青年

——少数民族及

——进步人士


这些团体都不支持贸易。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的。

正是因为这样,拜登政府不会优先考虑贸易协定或急于推动全球化。相反,我认为短期内这一领域的活动会相对较少。但是,外国政府领导人不会允许他们忽视这个问题。他们将不得不做出一些决定——即使总统将于本周和下周与外国领导人进行介绍性通话。

新团队非常务实。他们知道亚洲的经济结构已经随着(1)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2)中欧投资协定和(3)一带一路发生了变化。他们意识到习近平说中国可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是认真的。

新团队认识到,中美关系从根本上来说是竞争性的,但他们不希望这种关系是对抗性的。

此外,他们还希望在可能的情况下与中国开展合作。

当商界关注这种情况时,我认为有一些合理的目标。

——希望局势更加稳定

——应尽量减少对抗

——国家安全不应成为贸易保护主义的借口

——供应链应是高效、可持续和灵活的

——政府行动应是透明且可预测的

——补贴和刺激优于关税和其他扭曲性措施

——中国应消除市场准入壁垒

——中国应更加依靠市场的决定性影响,而非不断加强党和国家对市场的干预

——中国缺乏公平竞争环境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自由市场是好的,贸易是好的,外国直接投资是好的

两国政府阐明这些简单的经济事实都将对经济有所帮助。

尽管拜登团队对对华贸易政策尚未达成共识,但我建议拜登政府以一个包括短期、中期和长期三个部分的计划来应对中国。

——短期内保持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并全面实行,有效期为一年。

——在这一年内,与中国展开就第二阶段协议的谈判,制定(1)欧盟的贸易协议,(2)就20195月美中协议达成共事和(3)重启之前双边投资协议的谈判,同时取消所有关税和反制关税。我希望在1030日在意大利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或118日在新西兰举行的APEC峰会之前,至少原则上能达成以上协议。

——在成功完成贸易谈判第二阶段协议之后,双方应在《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词汇、价值、规范和规则的基础之上,继续谈判达成一项长期协议,从而可能达成一项WTO+的事项安排。


我很乐意进一步讨论这些建议。但是,我想再多谈谈《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个话题对非贸易领域的专家而言可能有些陌生。

特朗普总统确实于2017年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是一个公认的战略失误。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生活和政治中都没有重来的机会。

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在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通过《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USMCA)时,采纳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大部分条款。《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现代版本,但它几乎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如出一辙。

因此,对美国来说,重新加入该协议并不太难——尽管存在一定的政治阻挠。对于2021年甚至2022年来说,这一政策太难了。但是,也许两三年后,我们可以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习近平和李克强都表示,中国也希望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从严格的经济角度来看,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这显然将促进中国下一阶段的发展。然而,我不认为目前的中国能够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他们至少还需要几年时间完成各项重大改革。

对中美来说,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将是极其雄心勃勃的事业。

然而,在三到四年的时间范围内,这并非不可能,而且可以带来巨大的收益。

因此,我认为使用《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词汇、规范和议程对正在进行中的讨论非常有益。

这一讨论将为全球贸易管理和世贸组织改革提供信息、作出贡献。

从经济层面考虑,任何一个国家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都是有利的。中美两国最好都能加入,并将此作为区域和全球贸易投资的新范例。

最后我想说,大多数理智的人与我不同,并不专注于贸易或经济政策。我知道在中美关系中还有很多其他重要的问题。

虽然这是事实,但我必须得说,如果在贸易上无法达成暂时的妥协,我们将永远无法解决其他问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基础不完备,那么整个上层建筑就不会牢固。

我们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谢谢大家。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