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哲:与美国打交道手里不能没有牌

作者:谭哲

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中美没有了共同的对手,双方合作的政治基础被削弱了,经贸关系成为了双边关系的“压舱石”。

中共建政后,在列强的围堵下独立自主地建立了一个体系健全完整、布局相对合理的工业体系。这一体系的完整性在当年只有美国和欧洲的工业体系能与之相比。这是中国在改革开放后迅速成为世界工厂并快速工业化的重要原因;这也是当年同为发展中大国的印度和巴西实行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远早于中国,但发展速度却明显落后于中国的重要原因。

但近十几年来中国的智库和主流经济学家所鼓吹的经济自由和市场自由其实是任由资本攻城掠地的自由、是坐地食利的自由,而非劳动创造的自由。中国走了一条去产业化去工业化的道路,走了一条让资本利益集团不断套利离场的道路。举国上下为房子奋斗了十几年,资本从制造业流出,工业体系被动摇,产业升级中断,产业链逐渐离开。

美国的经济体系的运转要求美元定期回流。冷战后美国在国际上的重大举措(包括军事行动)往往与资本的流向和套利有关。例如,99年1月欧元在欧洲启动,2个多月后美国在南联盟采取军事行动,几千亿美元回流美国,欧元暴跌。

美国不允许任何国家挑战其世界霸主的地位,对潜在的对手总要找机会敲打。美国曾在经济上忌惮中国两点:1. 中国是世界工厂,是产业链所在,美国和国际产业资本利益集团在那里有着巨大的利益;2. 中国手握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外储和美债,这笔外储堪称“经济核武”。据维基解密披露:澳大利亚领导人曾建议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对华采取更强硬的措施,但希拉里表示无能为力,因中国持有巨额美债。

奥巴马上台之初提出了从中国拿回实体产业的目标,美国智库对中国走去产业化的道路早有预判和运作,但美国自己吸引实体产业回流、走上了再工业化的道路。奥巴马下台后,参与投资拍摄电影,首选曹德旺的福耀玻璃集团在美投资的工厂(该片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足见其对这一目标的重视。2012年美日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衅,中国几位门生故旧遍朝野的顶尖经济学家公开呼吁:持有大量美债不安全,应减持美债,将外储多元化。中国开始大幅减持美债,增持欧债和石油。中国在美国指定的时间抛售处于低位的美元资产,接盘处于历史性高位的欧元资产和石油,被深度套牢,外储的流动性逐渐丧失。那一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6个多月内两次访华,此后近6年未再去中国。美日欧配合得不错,这水有多深,“您品,您细品”。

据BBC报道,曾任川普总统顾问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表示,奥巴马执政的最后2年已制定了比川普政府还要强硬的对华政策。可见对华强硬并非川普政府的发明,奥巴马政府当时应该已经意识到对华采取强硬措施的条件正在形成,并在为此做准备。美国有着丰富的国际斗争经验,处处算无遗策,从来不干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的事。在对华斗争中,步步为营,拿回实体产业和消灭中国外储流动性等目标逐一实现,国际资本利益集团的主流资本也逐步完成了在中国的高位套利离场。至川普执政时,双方经济实力的差距已足够大,双边关系的“压舱石”的分量已严重不足,在经济上合围中国,对华砸盘,逼中国就范的条件已经具备,对华采取强硬措施已是水到渠成之事。美国从未浪费过这样的机会,驴象两党的对华政策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几个月前,美日两国政府呼吁各自在华的企业撤离,并由政府支付搬迁费,这是在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准备。若美企再次大量离开,美国可能会采取更加强硬的对华政策;若日本产业链离开,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日本将会积极参与对华围堵,对华政策将会骤变。届时中国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国际环境。

有人建议中国拉拢其它国家来对抗美国,但是靠别人不如靠自己。现在因为疫情,很多国家无法开工,一些已从中国撤离的企业在海外的发展并不顺利,大量订单回流中国,中国的出口强劲增长。这可能是中国深度参与整合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留住实体产业、吸引实体产业回流、重振制造业的最后的良机。中国应从战略高度来看待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既要算经济帐更要算政治帐。若能把握住这一良机,稳住中美关系的 “压舱石,待疫情结束后,美国经济要休养生息,需要与中国合作,双方很可能达成共识、改善关系。

与西方列强打交道,手里不能没有牌。中国已将一手好牌打烂,现在想求和、签城下之盟也已不易,“此诚危机存亡之秋也”

不能再犯错了,不能再误判了。采取什么政策,何去何从,庙堂上的诸公应当三思。对政策的选择就是对命运的选择,就是对历史结果的选择,就是对成王败寇的选择。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