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正文

刘亚伟:全球抗疫需要中美精诚合作

作者:刘亚伟

本位发表在《环球时报》2020年3月26日“国际论坛”版面,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中美建交41年,双边关系并非一帆风顺,但在关键时刻,中美两国领导人都能审时度势,积极合作,有效地撑起国际合作的大旗,使得两国和世界都得以尽快化解危机或度过难关。

重要关头多次携手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当时尚未入世的中国临危不乱,积极配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国际金融组织,拒绝人民币贬值,首次展现了负责任的大国的风采。在同年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第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提出了加强国际合作以制止危机蔓延、改革和完善国际金融体制、尊重有关国家和地区为克服金融危机的自主选择三项主张,赢得了美国和世界的好评。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恐怖袭击,中国立即向美国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最大援助,为美国在全球展开的反恐攻势添砖加瓦,使得本来可能因台湾问题造成大幅度下滑的中美关系再次走上正轨,也使得美国和世界被911割开的刀口能尽快愈合。

2008年,美国遭遇前所未有的金融海啸,世界经济也随之萎缩。中国此时已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知道置身度外的后果的严重性。北京不仅与华盛顿保持密切联系,还出台了四万亿的经济刺激方案,为全球经济的稳定和之后的回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14年,埃博拉在西非肆虐,中美经过磋商,各自派出救援队,成功阻止这一致死率极高的传染病跳出非洲大陆,也为当地的抗疫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016年,中美的密切合作导致了巴黎气候协议的最后签署,为全球应对这个对人类可持续发展有举足轻重的影响的挑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此时合作意义重大

自2017年以来,因两国各自领导人的变化和民族和民粹主义的高涨,中美双边关系出现了巨大的裂痕。之前,中美曾经认同并协同创建新型大国关系;现在,两国都有鼓励脱钩的势力蠢蠢欲动。然而,两国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都有消除隔阂、拆除壁垒、求同存异的远见卓识。在他们的督促和领导下,两国的专业人士终于在年初签署了贸易谈判第一阶段的协议。

也正是在这个前后,新冠病毒开始了对人类的“入侵”。这一大流行传染病本来为中美减少摩擦和修复关系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契机。然而,从中国一月下旬开始抗疫到美国三月中旬进入抗疫高潮,两国关系却因病毒源头争论、媒体机构运作、信息互通欠缺而一路下滑,政治病毒使得双边互动的机体变得非常羸弱。华盛顿和北京在这个可能给人类生命财产带来重创的关键时刻明争暗斗而不是积极寻找合作的方式和数段,对中国、美国和世界都是一场不该有的悲剧。诚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所说,“疫情当前,世界各国应当同舟共济、共克时艰,这时候试图转移视线、推卸责任,不仅对本国的防疫工作丝毫没有帮助,对促进国际社会防疫合作也丝毫没有帮助。”

首先,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中美有别国不可望其项背的资源和能力,他们之间的协调和合作对全球抗疫的成功与否,会产生决定性的作用。

其次,中国抗疫初战告捷,美国刚刚进入战疫初期,中国有数据、经验和措施,还有对效药物测试和疫苗研发的信息,这些用血和汗积累的宝贵财富,结合美国的研发能力进入实践,对美国和世界的抗疫斗争都会如虎添翼。

最后,中美在抗击疾病方面有长期的合作传统和协调机制,这个传统和机制从早期的艾滋病监视和防控,到2003年中国在抗击非典时与美国CDC开展合作和成立中国CDC,再到2014年共同去西非抗击埃博拉并共同协助非盟建立自己的CDC,已经十分完善。虽然特朗普政府在新冠病毒到来之前撤出了美国CDC在中国的所有人员,要恢复之间的合作应该易如反掌。

 
共同承担抗疫重任

目前,对北京和华盛顿最大的困难是,怎么化解双边这几年日积月累的误解和最近堆积成山的抱怨?其实,在官访层次之外,民间已经先行。阿里巴巴基金会最近对美国的无私援助、巴菲特麾下的喜马拉雅基金组织中国医疗卫生专家向美国同行传授中国的抗疫经验及在美华人对CDC基金会和其他卫生机构的慷慨捐助都为民间先行做出了榜样。

已经领导抗疫取得阶段胜利的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候也应该考虑放下身段,“高抬贵手”,主动向美国政府和人民提供物资和知识的援助,协商成立高层协调机制,共同研发疫苗、寻找病毒源头和共同承担领导全球抗疫的责任。

新冠病毒的入侵再一次告诫两国和世界,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或科技规范把自己变成孤岛的企图都会变成把自己拖入黑暗的实践。中美只有守望相助才能造福自己、造福对方和造福世界。

历史把这个使命交给了伟大的中美两国人民和他们的领导人。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