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相关阅读 > 

正文

民仲平:从耀邦同志的“光彩事业”, 到李克强总理的“人间烟火”

作者:民仲平

地摊小贩一直是社会边缘阶层

地摊小贩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一直很低。古代时,人分为“四民”,就是管子所说的“士农工商”四个阶层。


在中国人的文化里,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国人最看重的还是精神世界与出仕为官,那么作为掌握精神文化领域话语权与科举体系的士人必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等阶层。


农民作为第二阶层也很好理解,农业是中国古代经济体系的支柱,小农经济是中国封建社会政治制度的基础,所以,农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工在古代中国却不是那么受重视,虽说他们的巧夺天工给皇家生活带来诸多生趣,但总免不了被圣贤君子们称作是“奇巧淫技”,这个阶层着实有几分尴尬。


而商更加如此,圣人教导我们“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而作为以追逐利益为核心工作的商阶层,身份地位自然是“四民”中最低的。


如果把商阶层再划分的话,还可以分为商人和贾人。商人主要是指形成规模经营的生意人,其中不少可能已经与士阶层勾连,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红顶商人”;贾人则一般是指以摆摊为主的小商小贩,是平民阶层的最末一等。


到了民国,地摊小贩的悲惨境遇并没有改变。尤其是随着“城市”“市容”这些概念传入中国,政府开始对地摊小贩进行严苛的管理。


例如,当年北平市鉴于宣武门内大街是中外人士往来的要到,恐外国人看见不雅,因此不允许摆地摊。


那时候的小商小贩都是用肩挑或者背扛的方式,其实和今天大家开着私家车去摆摊是一样一样的。


建国初年,中国传统的阶级划分被重塑。依据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里谈到的“不论肩挑叫卖,畔街摊售,总之本小利微,吃着不够”,地毯小贩被划分为半无产阶级。这样的定位使得地摊小贩的身份地位达到了历史最高值。


不过好景不长,地摊小贩随后在极左的年代被打为“资本主义的尾巴”,迅速的被割掉了。


地摊小贩,自古至今被视为难登大雅之堂的阶层,经常被其他阶层蔑称为“摆地摊的”,正如我们这个公众号——“摆摊论江湖”,身份地位总是感觉不如人家“政知局”“长安街知事”“政事堂”啥的,不就是因为人家用的字动不动就是带有长安、局、堂什么的嘛!


但也有的人,并不认为摆地摊是什么低人一等的事。


“他们都是光彩的”

1983年8月30日晚,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接见集体企业与个体劳动者代表大会,其中胡耀邦谈到: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陈腐观念妨碍我们前进。例如,谁光彩,谁不光彩。我认为社会上有一群从事个体劳动的同志们,他们扔掉铁饭碗,自食其力,为国分忧,他们是光彩的。什么是光彩?为人民服务最光彩,为国家分忧很光彩,自食其力最光彩;什么不光彩?好逸恶劳不光彩,投机倒把不光彩,违法乱纪最不光彩,我请同志们传个话回去,说中央的同志讲了,党中央重视干个体自食其力的人,他们都是光彩的。”


这给了那个年代刚刚出现在城市街边的地摊界的前浪们一个极大的鼓励。


但是,割了快二十年的资本主义尾巴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僵硬程度是我们今天难以想象的。


当时的大连,有个“地摊界”前浪叫姜维。文革结束后,他从农村回到了城市,但当时返城知青太多,一时难以有工作岗位可以安置。无奈之下,姜维摆起了摄影地摊。


后来姜维遇到了机遇,有外商看中他这份敢为人先的闯劲,要给他投资升级摄影设备,但是当时国家还没有让个人与外资合作的先例,他无法从“地摊界”顺利升级到“店面界”,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不相信是摆地摊的人有能力干企业。


无奈之下,姜维为了得到审批,开始了近一年的北漂跑衙门。


在跑了诸多衙门口,甚至有了副国级领导王任重批示之后,事情还是难以成行。


直到一天,姜维在北京借住的地方,突然来了两个人,一位是王任重的女儿王晓黎,另一位是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


姜维惊呆了。胡德平走过来拉着姜维的手说:“我知道了你的情况,你从千里之外来到北京,找党来解决你的问题,说明你对党的信任,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告诉我。另外,你写的材料可交给我带走,我一定交给我父亲,放心吧,你提出的问题一定会得到解决的。”


此后,国务院法规中心专门为他的事开讨论会,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海关总署、对外经济贸易部、国家工商总局等各个部门20多名代表,争议得十分激烈。


但结果却是由于历史原因和一些政策性的问题,姜维的事还是没有成行。


而时任国务院法规中心秘书长的王正明则对姜维说道“不要怕,有耀邦同志,一定会解决的。”果不其然,不久后,姜维终于等到了好消息,经国务院特批,姜维要成立的私营企业批准了。这是中国首个私营企业执照。


人们问姜维你的公司要叫什么名字?他有些激动“就叫光彩,因为那是耀邦同志给我起的。”


其实,这是耀邦同志为千百万个体工作者和私营企业主起的名字。十年后,刘永好等十位非公有制经济代表人士发表了“让我们投身到扶贫的光彩事业中来”的倡议书,促成了“光彩事业”的开启与发展。


而至于为什么在讨论没结果的情况下仍然得到了国务院特批,姜维直到很多年后才知道。曾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李灏告诉姜维“当时也有许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可耀邦同志说先试办一下嘛”正是这句话,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一下子为姜维的企业开出了一条路。


“你们是人间的烟火”

改革开放多少年后,姜维当年遇到的阻力早已不复存在,意识形态的藩篱已被打破,私营不再是阶级问题,甚至成了致富的代名词。姜维们也从“地摊界”前浪升级为“企业家”前浪。


但是地摊却没有升级。意识形态的壁垒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市容市貌”“城市形象”的壁垒。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从严管理甚至杜绝街头摊贩,一直是我国城市管理的主基调。


但有的人并不认同这种城市管理者头脑中臆造的“城市形象”。


2016年4月25日晚,一辆中巴车悄然停在成都宽窄巷的巷口。李克强总理及随行10多人走下车来。像一位游客一样,他一连走访了几家小店铺,并买了几样别具特色的旅游纪念品和书籍。在一间啤酒屋前,他还向一位外国游客推荐起了中国的“青岛啤酒”。


他在每个摊位前的驻足,他向多位店主详细询问生意变化状况、税费负担情况,以及对即将推出的“营改增”意见,实地感知“市场温度”。


2017年4月,再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谈到:


“我看到有些城市,街边到处是小店,卖什么的都有,不仅群众生活便利,整个城市也充满活力。但有的城市规划、管理观念存在偏差,一味追求‘环境整洁’,牺牲了许多小商铺。这样的城市其实是一座毫无活力的‘死城’!”


“没有百姓便利的生活条件,大城市就会萎缩,流通业发展也就失去了根基。”


“之前有个别城市,夏天不让农民拉西瓜的小板车进城,说是影响城市清洁,让老百姓吃不上西瓜,农民也赚不到应有的收入。政府难道就没有解决清洁问题的办法吗?”


随后在2017年8月,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放宽了无证无照经营的查处范围。这就意味着,政府部门将在针对小摊小贩的管理中体现更多的人性和宽容。事实上,给摊贩更多的宽容,就是给民生更多机会。


2020年6月1日,李克强考察山东烟台一处老旧小区,来到一家名为“苏家麻辣拌”的熟食摊前,问摊主疫情期间受了多大影响、是否享受到房租减免,员工工资能否照发等。


这位摊主并没有唱高调,而是直呼疫情期间生意几乎没了。


李克强回应道:


“国家是人民组成的,人民好了,国家才能好。靠每个人的奋斗,大家都好了,国家就更好!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市场、企业、个体工商户活起来,生存下去,再发展起来,国家才能更好!我们会给你们支持的。”


我们是光彩的烟火

小摊小贩是每一个国家都存在的一种谋生就业生态。一些民众,其中主要是劳动力市场中的弱势群体,希望通过摆摊的方式解决基本的生计问题。这不仅是解决经济困境的临时政策,更是市民们神圣不可剥夺的权利。


另一方面,作为消费者的市民也需要物美价廉、灵活多样的消费市场,只有光鲜亮丽的超市是远远不够的。


是的,城市就应该是五彩纷呈、璀璨夺目、绚丽多彩、眼花缭乱、千姿百态,只有让人高不可攀的庙堂才是整齐划一、千篇一律、讲求对称、肃穆庄严。


有的人可以工作在庙堂,但千百万芸芸众生,终究是要生活在一个个具体场景之中,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城市,离不开烟火气。


我们都可以是光彩的烟火。今天,我在公众号上摆摊论江湖,如果有一天,我家附近允许摆摊了,我还要去摆摊卖更多东西,到时候希望大家也要多多捧场。

来源:摆摊论江湖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