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相关阅读 > 

正文

白莉娟:美中之间的对话必须开诚布公

作者:白丽娟

【编者按:8月6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美国卡特中心共同举办中美民间外交视频对话会。林松添会长、卡特中心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以及来自中美两国学界、企业界、媒体界和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了会议。美国前总统卡特向对话会发了贺信。以下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白莉娟(Jan Berris)的总结发言,由本站赵丹宁根据录音整理和编译。】

感谢亚伟先生,感谢中国对外友好协会和卡特中心中国项目,感谢你们能够邀请到这些富有思想、且有趣的美中朋友欢聚一堂。只是,让我们聚在一起的原因并非是一些让人欣喜的事件,更多的是令人深思的痛苦。

我觉得我是参加今天会议中最年长的人。因此,我可能也是从事中美关系最长的一位——从1969年开始工作,当时我还是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最年轻的外交官。在随后的五十一年里,我一直从事中美关系的工作,先是在美国政府,然后在美中关系委员会工作了四十九年。这期间都是致力于增进两国人民间的相互了解,并且努力促进中美两国之间建立牢固稳定的关系。这段旅程并非一帆风顺,一路上遇到许多坎坷和障碍。但是我之前提到的痛苦来自这样一个事实,即今天的关系处于五十年中的最低点,我担心这种关系会在变得更好之前进一步恶化。

先前的发言者讨论了我们如何走到目前这个状态,我基本都同意这些观点。我认同大家所说的双方必须共同承担中美关系发展至此的责任。目前两国关系的状态,如果我们不小心的话有可能会导致战争。

在过去三年中,两国的关系急剧恶化。正如很多人所说的那样,这种紧张关系的加剧可以追溯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时的情况使得世界,尤其是中国相信美国(在某种程度上也包括欧洲)不再是世界的领导力量。不仅如此,中国迅速的经济复苏使得美国感到信心不足,而中国的自信心却与日俱增。毫不奇怪,中国在很多领域表现的更加强势,而这个时候美国对应对一个更加富强、自信和崛起的中国感到越来越没有信心。我个人的想法是,如果美国能将这方面所花掉的精力、金钱和时间,投入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科研教育以及核心价值观的培育上,我们就无需担心中国或任何一个国家的复兴和崛起。

遗憾的是,事已至此,目前没有一个良策可以迅速解决这一问题,从而修复中美关系,将其带回到接近五年或十年前的轨道上。

但是,我们仍旧可以做一些事情慢慢重建两国关系。

首先,我们都需要认识到我们两个体制之间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尽管美国必须尽我们所能来保护我们的创新优势,但有其他更有成效的方式来达到这个目标,而不是通过发表笼统的针对间谍和叛徒(通常毫无根据)的声明。同样,中国不能否认确实发生了对美国开放社会和制度的欺诈和滥用,中国必须采取措施在这些问题上进行自我审视。

其次,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努力致力于这对关系的人,正如薛澜教授所说的“前浪”,必须要站出来,捍卫过去五十年两国交往给中美所带来的巨大好处。“接触”并不是一个肮脏的词,太平洋两岸的人们都从中受益匪浅。我们这些更熟悉情况的人,参加此次会议的人,需要大声疾呼(接触政策的好处),尤其是过去几年对该政策的表述越来越错误的情况下(更应该如此)。

第三,我想要重申傅成玉董事长和何立强(John Holden)先生都认同的非常重要的一点,中美两方在美国大选期间或(2021年1月20日)之前都应该保持极大的耐心,不采取会使双边关系恶化的轻率举动。这是非常困难的。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共和党和民主党在竞选时试图用中国话题攻击对方。我们在座的各位对于中美关系是充分了解的,所以我们必须要站起来,必须要能够强有力地发出我们的声音,即使我们双方的政府和媒体也许试图影响我们的声音。我并不仅仅指的是美国人。我们的中国同事,受益于这对关系的人或明白鲁莽的“脱钩”行为的危险性的人都应该尽一切努力防止这对关系的进一步恶化,这种恶化有可能导致战争。

中美之间存在着很多令人困惑的问题,比如关于香港、新疆、南海、知识产权、网络安全,以及对学界、媒体和公民社会的压制等一系列问题。

这些问题不会自动消失。但是,退缩或者针对对方进行煽动性的行为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像今天晚上所做的这样,继续彼此交流,互相对话,我们必须开诚布公,不仅仅是听对方在说什么,而是要做到心胸开阔,听到对方在说什么。

目前在美国,我们正在进行一场关于种族的全国性对话。这是一个姗姗来迟的对话,也是一个非常痛苦而艰难的对话。我们才刚刚开始,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达到我们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所应该达到的目标。我认为中美之间也需要类似的对话。艰苦而痛苦的对话只有在我们彼此坦诚相处时才会有效。话虽如此,我需要很痛苦地坦率指出,我们的一些中国同事只愿意在闭门的情况下、在没有别人耳目的情况下才能做到开诚布公。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立于1966年,当时的情况与今天的时代截然不同——两国之间存在着恐惧和不信任,两国关系也被两国领导层所政治化。我们——这些关心这对关系的人,也就是薛澜所说的“前浪”——必须要利用诸如此类的机会来打破这种(恶性)循环。因此,我期待着(今天会议上)演讲之后所进行的讨论:我希望这一讨论能够相互尊重,还要做到毫不遮掩地诚实——因为这是我们取得任何进展的唯一途径。

【来源:《中美印象》原创,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转发请注明出处。2020年8月13日】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