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当弹劾落幕后

作者:孙成昊

  近期美国国内政治大事不断。美国总统特朗普先是在国会发表任期内的第三次国情咨文,虽然内容了无新意,但他与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的“无礼”过招让两党矛盾、府会之争一目了然。不到一天之后,参议院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进行投票表决,最终否决了弹劾条款,判定特朗普无罪。如同战斗檄文一般的国情咨文和毫无悬念的弹劾结果伴随着美国总统大选这场大戏如约而至。
  特朗普的反击
  在2月4日发表的国情咨文中,特朗普对弹劾一事只字未提。这一方面由于特朗普听取了幕僚的建议,不宜在国情咨文中通过对弹劾大做文章反击民主党,以表明自己的工作并未受弹劾影响,另一方面也因为特朗普早已对参议院判定自己无罪成竹在胸,无需在国情咨文中过多纠缠。
  只不过,特朗普又回到了2016年竞选时的老套路,通过制造分裂和对抗来谋求选举胜利。国情咨文与其说是工作报告,不如说是一份谋求连任的竞选演讲以及攻击民主党的战斗檄文,吹响了“后弹劾时代”的第一声号角。
  特朗普在过去的国情咨文中还会强调两党团结的重要性,这次却从未提及,仅仅在绕不过去的两党议题上得到了民主党议员为数不多的起身鼓掌。在去年的国情咨文中,特朗普曾高呼两党要“跨越旧分歧、治愈旧伤痕、打造新联盟、创造新方案”,而2020年的国会现场却以佩洛西手撕国情咨文稿为落幕。
  特朗普的整个演讲充满急于求成的焦躁以及党派主义的偏见。除了夸耀自己在经贸方面取得的“历史性”成绩之外,特朗普还把在国会发表国情咨文当作又一场竞选集会,甚至直接攻击民主党竞选人所呼吁的政策。特朗普抨击桑德斯提出的“全民医保”方案,认为“不能让‘社会主义’摧毁美国医保”,还将提出要为未注册移民提供医保的民主党人称为“极端左派”,以打标签的方式激化美国国内党派与意识形态对立。当共和党人一次次鼓掌欢呼时,民主党人静坐沉默,众议院的民主党弹劾经理人希夫、克罗和纳德勒甚至从未起身。
  特朗普最具争议的做法是把美国最高荣誉的文职勋章“总统自由奖章”颁给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拉什·林堡。林堡是美国保守派意见领袖,甚至被美国媒体称为过去三十年最有影响力的保守主义领军人物。林堡还因种族主义、“恐同”、辱骂女性等言论遭到广泛批评。当第一夫人梅拉尼娅为拉堡戴上奖章时,共和党人起身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民主党人一脸错愕,难以置信将如此殊荣颁给这样一位人物。这一场面成为美国两党分裂的又一个生动注脚。
  弹劾的后遗症
  就在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的一天后,参议院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进行最后表决。投票结果与众议院发起弹劾时的状况类似,几乎严格按照党派划线。在针对第一项弹劾条款“滥用总统权力”的表决中,48票“有罪”、52票“无罪”,全部45名民主党议员、2名独立派议员和1名共和党议员米特·罗姆尼认为总统有罪,其余共和党议员认为总统无罪。在针对第二项弹劾条款“妨碍国会调查”的表决中,47票“有罪”、53票“无罪”,投票结果几乎完全按照两党党派分布。
  弹劾进程的尘埃落定不会让美国政治就此风清气正,相反,弹劾结果只会进一步刺激两党分歧,并在美国大选的背景下日趋激烈。民主党不甘心就此罢手,而对于特朗普与共和党而言,无罪的结果无疑增加了其反击民主党的底气与理由。
  弹劾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不能对特朗普形成致命一击,民主党也将自食其果。民主党从一开始就主动把弹劾与大选挂钩,认为特朗普利用总统职务之便调查竞选对手前副总统拜登,造成选举不公。但民主党在此后发起的两项弹劾条款都较为牵强,在后期的一系列听证会上也未能获得足以定罪特朗普的铁证。民主党实际上早已放弃争取参议院定罪特朗普的目标,转而通过听证会以及分化共和党破坏特朗普的形象和领导力。
  然而,民主党的目标难以实现,特朗普与共和党却气势如虹。经此一役,特朗普的执政地位及在共和党中的威望再次稳固。投票结果证明,除了一向反对特朗普的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在第一项弹劾指控中背叛共和党外,其他在此前有所顾虑的共和党议员都选择坚定站在总统一边。这意味着共和党党内即使有不同的声音,在大选拉开帷幕的关键时期力挺总统仍是本党的首要任务,特朗普通过弹劾一事也展现出仍有凝聚本党的能力。
  定罪失败并不意味着民主党对特朗普的调查同步结束。由于民主党并不把定罪作为调查的唯一目标,更多是为打击特朗普形象并为民主党竞选人助选,民主党将继续在涉及“乌克兰丑闻”等事件上穷追猛打,挖掘可供打击特朗普的材料。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称,众议院民主党人可能继续调查特朗普,还可能传唤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作证。
  针对民主党长久以来的密集火力,特朗普与共和党下一阶段将从被动防守转向主动进攻,两党斗争将更加凶狠。正如特朗普在白宫针对参议院投票结果所发表的讲话所示,其丝毫没有展现出与民主党修补关系的姿态,而是继续针锋相对,新一轮两党博弈在所难免。
  民主党的困境
  在特朗普与共和党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后,民主党面临的更大挑战将是究竟谁有资格代表本党挑战特朗普。随着首个初选州艾奥瓦州的初选结果出炉,民主党党内选情的走势更为扑朔迷离。
  具有“风向标”意义的艾奥瓦州初选沦为民主党的大混战。从结果看,桑德斯和布蒂吉格成为赢家,拜登成为最大输家。拜登在艾奥瓦州的失利主要归咎于其对艾奥瓦州的竞选投入太晚太少,但他毕竟是“树大根深”的建制派政客,根据“真实清晰政治”网站(Real Clear Politics)的民主党初选综合民调,截至2月5日拜登的支持率为27%,比第二名的桑德斯高5.2%。艾奥瓦州的票数并不多,但这一结果仍将打击拜登之后的选情走势。
  对于拔得头筹的桑德斯和布蒂吉格而言,布蒂吉格的前路将更具挑战。布蒂吉格的最大问题是缺少广泛的选民联盟,尤其缺乏非白人选民的支持。在即将到来的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桑德斯和布蒂吉格仍可能成为党内前两名,布蒂吉格在艾奥瓦州的优异战绩将吸引一些摇摆选民最终把选票投给他。但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优势并不能确保布蒂吉格最终能顺利出线,之后的“超级星期二”(编注:指美国多个州同时选举两党总统竞选人的星期二)才是真正考验。
  当目前印在选票上的民主党竞选人激战正酣时,还不应忘记尚未“现身”的另一位竞选人纽约市前市长布隆伯格。尽管缺席前四场初选,但即将投身3月3日“超级星期二”初选的布隆伯格已经在各类媒体和宣传方面投入巨资。如果拜登在新罕布什尔州选情继续疲软,布隆伯格很可能将成为民主党内温和派狙击桑德斯的希望。然而,布隆伯格的软肋也十分明显,放弃前四场初选让他起步时动力不足,又难以取得非洲裔美国选民的支持,一些年老的蓝领选民也未必会果断抛弃拜登改投布隆伯格。
  总之,民主党的“内战”才刚刚开始,目前也看不出谁能真正取得党内多数支持,取得弹劾胜利的特朗普则早早将共和党再一次团结在身后。弹劾的结束不会终结华盛顿的党派斗争,两党业已形成的深刻分歧只会让今年的总统大选和美国政治更加撕裂,而这场政治闹剧也将随着新总统人选的出现进入又一个循环。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澎湃新闻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