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伟:余茂春算不算一面镜子?

作者:刘亚伟

7月21日,《中美印象》发布题为“Miles Yu是一面镜子的《美中关系快报》。《快报》指出,“余茂春人在美国,对美国当下的对华政策究竟有多大的影响有待历史去评估。出人意料的是,他目前更大的作用似乎是一面镜子,折射了国内一些意见领袖和智库对美国、中国和中美关系的看法究竟有多离谱。”

【点击这里查看本站所有关于余茂春教授的文章

7月28日,BBC中文网记者通过邮件就余茂春现象采访刘亚伟。8月3日,BBC中文网头条发表题为“美国对华政策顾问余茂春在中国引起的风波”的文章,其中引用了刘亚伟接受书面采访的一些话。以下是刘亚伟接受BBC书面采访的全文。

(图片说明:前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局长斯金纳与国务卿蓬佩奥)

1.    在接受《华盛顿时报》访问前,余茂春和他的角色并不被中美两国媒体和大众熟知。《华盛顿时报》的报道称他是蓬佩奥在美中关系上“最有影响力的顾问之一”,是过去三年中特朗普政府内“强大的幕后力量”。您认同报道中对他目前在美中关系里角色的评价吗?可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他的分量? 

余茂春所在的部门(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Policy Planning,从网站上看,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局除局长之外,有17名工作人员和3名撰稿人。)尽管知道的人不多,但其作用应该很大。之前在这个部门工作最著名的外交官是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他1947年的长电报(Long telegram) 设计了抑制(containment)苏联的方案,并预测了那个帝国的最后崩溃。去年这个部门引发众人的关注是因为当时的负责人斯金纳(Kiron Skinner)在一次会议上大言不惭地说,美国与中国时下的冲突与美国当年与苏联的冲突不可同日而语,美苏冷战是白种人之间的斗争,美中竞争是文明冲突。蓬皮奥7月23日在尼克松总图书馆宣布美国对中国接触政策(engagement policy)的彻底破产,并宣布中美之争是制度之争,文明之争,freedom与tyranny之争。斯金纳自己并不是“中国通”,她当时这样说也许是受余茂春教授的影响。其次,余茂春在接受《华盛顿时报》记者戈尔茨对他采访中对中国外交特色、中国政府的性质及美国对华外交政策的失败有详细的描述。这些话似乎都能从美国国安会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司法部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到国务卿蓬皮奥所谓“四重奏”讲话中找到似曾相识的地方。从这两个角度看,余茂春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应该是不小的。 

2.    在中美关系急转直下之时,余茂春被推到镁光灯下,这是什么原因? 

是不是余茂春教授不甘寂寞,希望大家知道他的作用,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美国主流媒体队对他的报道不多。他之前是《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的专栏作家,采访他的记者戈尔茨(Bill Gertz)也是知名的DC蓝队人士(Blue Teamer,以反华著称)。也许是个人关系使然。不过,美国政府在任官员接受采访,应该是需要批准,也许这也是美国政府“控诉”中国行动的一部分,从奥布莱恩开始,到蓬佩奥结束。余茂春教授或许是为美国政府精心策划的宣布与中国“决裂”的“四重奏”敲了边鼓。 

(图片说明:余茂春发在脸书上的即将跟随国务卿蓬佩奥乘专机去加州的照片)

3.    中国现在从媒体到民间对他的攻击十分猛烈。他已经被高中母校从状元榜上除名,胡锡进指名批评他,网上许多人还称他是“汉奸”、“狗头军师”。在您看来,他为何会受到如此猛烈的攻击? 

我觉得这种反应既正常也失常。说它正常,因为在中国对自己“百年屈辱”的叙事框架里,除了列强残暴凶恶,帮助他们的国人更坏,这些俗称“汉奸”的人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其次,国内强调感恩,感恩国家,感恩党,余茂春“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不知恩图报,反而为虎作伥,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在这个框架里看对余茂春教书的漫骂就比较容易理解。这与之前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骂成是“人类公敌”大同小异。说它不正常,因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走向世界政经舞台中心”,应该多一点自信,多一点反思,多一点容忍,多一点担当。说余茂春教授是“汉奸”,那就是还是把他当作中国人。如果算是中国人,余茂春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过是一个进入美国政府帮忙的“不同政见者”。大国难道不能容忍持不同政见者吗?当然,余茂春教授已经加入了美国籍,是美国公民。中国人常说中美的一切对话都要平等进行。这样对余茂春教授说话,显然不是平等待人。不尊重别人也就是不尊重自己。 

(图片说明:网传余茂春的母校重庆建川中学正把他的名字从高考状元碑上凿掉)

4. 对余茂春的攻击能否告诉我们中国目前对中美关系是一种怎样的态度,或者这些现象释放出了怎样的信号吗? 

我觉得中国方面对中美关系的严重失衡和激烈恶化感到震惊,认为美国的脱钩举措不可理喻,甚至丧心病狂,并一直认为双边关系坏成这样的所有责任都在美国。在这样的心态下,把余茂春教授作为中美眼下搞不到一块的一个原因得心应手。然而,这样看待中美关系的交恶过于简单,对修复双边关系的努力没有任何益处。指出美国的问题固然重要,有自知之明的意愿和做自我批评的勇气更重要。难怪中国的独立国际关系学人丁咚说,“无论如何,请守住体统,不能将中美关系恶化的重罪,加于一个拥有专业背景的外国华裔头上,他担不起这个责。”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