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美中都应尊重开放的大学文化

作者:谢鸿雁

【编者按:8月6日,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美国卡特中心共同举办中美民间外交视频对话会。友协林松添会长、卡特中心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以及来自中美两国学界、企业界、媒体界和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了会议。美国前总统卡特向对话会发了贺信。以下是纽约大学上海分校雷蒙副校长(Jeffrey Lehman)的在会上的发言,由本站谢鸿雁根据录音整理和编译。】

众所周知,从1972年到2020年,美中高校在加强双边关系方面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数百万中国学生赴美留学,双方合作进行的研究工作蓬勃发展,大多数科学成果由美国和中国的学者共同完成。之前的这些合作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明确界定的个人位置。在任何一时期,任何一个瞬间,任何人都位于一个明确界定的地方——一国境内。并且,国家的地理边界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重合。第二个特点是明确界定的军事科技。总体来说,只有小部分技术具有重大的军事意义。第三个特点是我所说的学术思想的非专有性。高校研究本应为生产公共产品服务。除小部分军事技术研究和商业性发明成果之外,研究成果都发表在世界各地发行的期刊上。任何人都可接触到这些研究成果并加以利用。

在一个明确界定个人位置、明确界定军事科技和学术思想非专有的世界中,大学作为世界性探索知识的殿堂,按照世界普遍接受的标准,执行其核心使命,各民族国家都乐见其成。因此,学生和教授可以周游世界。例如,他们可以从多伦多大学来到罗马访问。无论是加拿大政府,还是多伦多大学都没有试图在他们离开期间控制他们的行为。在访问结束回到加拿大时,他们通过在外访学吸收的新知识助力加拿大的学术建设。

但是如今,由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出现,个人的“地理”位置不再被明确界定。公民和政府同时都在各抒已见。此外,科学技术不再具有明显的民用或军用的区别。似乎所有东西都有双重用途。学术研究被认为是私人拥有的。大学的研究成果——有利可图的知识产权创意,被视为由一所大学甚至一个国家所拥有。目前这种新发展严重破坏了美中两国关系。比如,学生在国外学习时,他们会感到进退维谷。一方面他们要遵守当地大学的规范。一方面,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可能会面临本国政府的制裁。现在,当一位教授在海外与同事共事时,他们会担心对方是否认为他是在故意输出本国的知识;在办公室里谈论问题时,他们不得不担心自己是否泄露了机密。因为即使是抽象的数学证明,之后也可能被视为具有潜在的军事意义的研究成果。

所以,为了人类的利益,我们必须及时制止这些情况。大学作为世界性求知殿堂,需要得到各国政府的尊重。学生在求学时,无论是面对面还是在线,他们需要被允许并被期望遵守学校的规则。这意味着尊重他人的想法,甚至是明显被误导的想法。这意味着对政治不正确的人进行批判,而不必担心受到排斥或惩罚。这意味着各种不同文化的交流和融合。我认为,国家有权惩罚间谍和小偷,惩罚那些窃取军事技术、盗窃知识产权、走私宝贵的发明成果的人。但是,各国政府不应利用这些标签将学者们的正常学术贡献定性为犯罪。

作为上海纽约大学,我们感到幸非常运。我们作为世界性求知圣殿的地位已经并将继续受到两国政府的尊重。我们所珍视的校园文化依然强大。

但我认为我们都应该继续深思。我认为,在薛澜的评估和建议中,在一个缺少明确界定的个人位置、军事科技和对学术思想的非专属理解的时代,如何更普遍地维持这种平等,是我们所应该探讨与思考的。非常感谢。

【来源:中美印象首发,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2020年8月15日。转发请注明出处。】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