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教育和文化脱钩的自欺欺人 (译文)

作者:李成、麦瑞安

  

编者按

民间关系(People-to-People Ties) 在美中关系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这些关系现在非常接近瓦解。尽管担心中国的行动已促使华盛顿调整其对华政策,但取消教育和文化交流的代价远远超过其好处。本文最初发表在《中美焦点》上。

七月底, 随着美国国旗在中国成都的美国领事馆降下,一座连接了美国和中国西部35年的桥梁被切断了。此后不久,美国驻华大使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告别视频,即将离任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林杰伟先生 (Jim Mullinax) 在视频中向中国人民发表了感人的讲话: “我们将永远记住你们……我与成都的缘分还会继续。”

同样地,美国驻上海总领事谭森 (Sean Stein) 和美国驻中国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 (Terry Branstad) 分别在今年8月和10月双双离职,他们也在告别视频中表达了同样诚挚的怀念。这三位美国外交官都高度评价了他们在三年任期内建立起来的友谊,特别是在促进教育和文化交流方面。他们表达了对中国热情好客的深切感谢,以及对民间外交价值的持久信念。

从希望到恐惧

然而,在华盛顿,政治情绪的分歧令人震惊,因为“脱钩论”主导着美国关于中国的政策对话。持续的中美地缘政治裂痕与新冠大流行和一场候选人竞相炫耀反华情绪的美国总统大选交织在一起。很明显,通过文化外交和和平演变改变中国政治体系的早期目标并没有像华盛顿所希望的那样实现。对双边教育交流的普遍看法不再是希望通过接触实现积极变化,而是担心中国学者和美国教育研究机构的学生是中国共产党的“武器”。

北京被指不仅把在美国的中国大学生当做武器,窃取知识产权和先进技术,还被指利用文化交流来增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力,干涉美国政治。似乎华盛顿的一些决策者才刚刚发现,中国是一个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他们认为,这对“自由世界”构成了现实威胁。

2018年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 克里斯托弗·雷 (Christopher Wray)直言,来自中国的威胁是“全社会的威胁”,从而潜在地暗示所有中国人都是美国的威胁。为了应对这些担忧和顾虑,美国司法部采取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关注特定国家(和民族)的举措,叫做“中国倡议”,将一些与中国有关的事件指定为“学术间谍活动”。2018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联邦调查局联合发起开始调查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人员与中国的关系。他们确认了399名嫌疑人,其中大多数是华裔。到今年7月,Wray声称,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进行的近5000起反情报案件中,有一半与中国有关,该局每10个小时就启动一个新的与中国有关的反情报案件。

对于美国的许多政策制定者和分析人士来说,他们的担心是这个强大的对手将在许多重要领域超过美国,并在十年内,甚至更早地获得实质性的竞争优势,除非华盛顿转向一种新的、有效的方法来应对北京。此外,美国企业对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怨恨、对中国工业和供应链的依赖,以及对技术监控和侵犯隐私的担忧,为寻求全面脱钩提供了额外动力。这些行动使得改善民间外交的近期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黯淡。

从分歧到脱钩

双边关系的恶化使得两国之间多年的争端、幻灭、失望和不信任达到了顶峰。华盛顿对北京过度的国内政治控制和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自然有合理的担忧。

毫无疑问,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充分利用了美国经济、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开放,特别是在创业和技术创新方面。中国通过外国非政府组织法,极大地限制了美国学术机构和其他组织在中国的活动。与此同时,北京可以合理地辩称,美国有意阻碍中国的崛起。

然而,华盛顿想要在教育和文化领域与中国脱钩的努力是非常有争议的。据报道,2018年秋季,白宫曾考虑全面禁止中国公民获得学生签证,但由于特里·布兰斯塔德大使的强烈反对,川普总统最终决定不这么做。

今年,特朗普政府做出了几项重大决定,加快与中国的脱钩,包括取消该国的和平队项目(在中国称“美中友好志愿者”),发布行政命令结束在中国及香港地区的富布莱特项目(Fulbright program),暂停据说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民融合战略有关的1000多名中国研究生和研究人员入境,并下令中国关闭驻休斯敦领事馆。

美国政府还限制了中国研究生在美国大学主修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人数,并禁止中国学者从事敏感研究。在2019新冠大流行之前的2018年5月至9月期间,因商务、休闲和教育目的获得美国签证的中国公民比减少了10万多人,与前一年相比减少了13%。

尽管2019年中国仍是美国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国,有37万名学生,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数字预计将在今年及以后大幅下降,其中包括美国对学生签证的限制,中国学生选择其他国家留学和新冠大流行。至于赴美签证,财新网6月份报道称,只有8名中国学生获得了F-1(学生)签证,8名学生获得了J-1(交流访问者)签证,相比之下,在2019年6月,有34,001个F-1签证和5,736个J-1签证。

对中共党员的旅行禁令这一提议引发了更多的担忧,这将影响9200万人和2亿多家庭成员。鉴于中国的人口规模,几乎不可能执行这项禁令,因为无法有效确定中国游客的政治背景。然而,这项提议如果被采纳,将影响到大约3亿中国人,并牵连多达14亿人,这些影响正在太平洋彼岸不断加剧。

从软实力到硬现实

随着人文交流固有的软实力逐渐消退,针对中国公民和华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和麦卡锡主义日益抬头,填补了这一空白。毫无疑问,这种情绪不会激励中国的观察家挑战中国共产党的权威领导,相反,这种趋势疏远了中国人民,促使他们拥抱反美民族主义。这也让在中国的自由派、亲美的中国知识分子陷入了困境。

虽然国家安全和知识产权应该得到大力保护,但华裔科学家或华裔美国研究人员的种族歧视将在三个重要方面损害美国利益:

首先,保尔森研究所(Paulson Institute)今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顶尖研究人员的60%在美国,其中美国本土研究人员占31%,中国出生的研究人员占27%。美国政府限制甚至禁止中国研究生在STEM领域进行敏感研究的决定,将在不久的将来大幅减少中国学者和学生在美国从事这些领域的研究。正如《纽约时报》的作者总结的那样:如果美国不再欢迎这些顶尖研究人员,北京将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回来。

其次,特朗普政府对学术交流的限制—包括取消在中国的和平队项目和富布赖特项目,将大大减少美国更好地了解这个复杂国家的机会。在美国迫切需要更多了解中国的时候,政策制定者切断了学习的渠道。

第三,如果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继续追求无所不包的脱钩,他们可能会否定自己在中国众多群体中可能发挥的任何影响力。此外,如果华盛顿在经济和金融协调、公共卫生合作、环境保护、能源安全和文化教育交流等领域与中国脱离关系,美国几乎无法左右中国决策者、许多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的观点。

在几十年的接触中,把美中关系联系在一起的人文联系已经破裂,近乎瓦解。对中国行动的担忧已促使华盛顿调整其对华政策,但取消教育和文化交流的代价远远超过其好处。最终,牺牲人际关系的发展并不能惩罚中国共产党。相反,这只是放弃美国对中国最后剩下的软实力杠杆,而且这种行为只是自欺欺人。

来源:乙的晚间音乐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