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开星:警惕美国以干预缅甸为突破口破坏中缅关系

作者:魏开星

东南政治突变“传统”没有消亡。

六年多之前,即2014年5月22日泰国陆军总司令巴育与军方官员,透过电视向全国宣布强行接管政府。泰国军方透过不流血的政变,起草新的宪法,扩大权利;并于2019年3月,举行军方掌权以来的首次选举。巴育从此名正言顺地就任政府总理。

2021年2月1日,缅甸军方扣押昂山素季等人,并宣布国家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缅甸军方是否有意效仿?从目前看来,痕迹相当明显。

缅甸军方选择新一届国会就任日发动“政变”,理由是2020年的大选选票有可能存在舞弊。这点又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及其共和党不满选举结果有异曲同工之妙。

缅甸局势令中方陷入两难

事件发生后,中方反应谨慎。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我们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中国是缅甸的友好邻邦,我们希望缅甸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处理分歧,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

据报导,在今年1月12日,缅甸军队总司令敏昂莱与到访缅甸的中国外长王毅一行在内比都举行会晤时,特意谈及缅甸选举舞弊事件。分析称,这是军方有意藉机向外界透露对选举结果的不满,表明军队会有所行动。由此可知,中方对缅甸的局势发展应有所察觉与掌握。

即便如此,缅甸政变仍然令中国陷入两难。缅甸军方素来与中方交好。作为友好邻邦,中缅两国有着传统的胞波情谊。在缅甸举行民主选举之前,历届缅甸军政府同中国维持良好关系。昂山素季重返缅甸政坛后,于2015年6月作为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主席访华。此举打破外交惯例,从此民盟与中共建立了“政党外交”关系。中共除了与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政党保持实质性的“政党外交”外,与缅甸民盟是独一份。2016年8月17日至21日,昂山素季作为缅甸外交部长兼国务资政第二次访问中国。2020年初,中国领导人在新年首访中选择缅甸,可见中方对缅甸的重视。昂山素季经过两次访华,加上其身份从在野的反对派“华丽转身”为国务资政兼外长之后,对中缅关系的态度产生重大反转,其中之一表现为,在很多涉及争议的合作项目上给予支持与配合。

中缅推进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今年1月11日,缅甸总统温敏在内比都会见王毅,王毅也与昂山素季会谈。王毅表示,在疫情形势下把缅甸作为今年出访周边的首站,就是要体现中方对中缅关系的重视和对缅政府的支持。

2011年,中缅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如今中国是缅甸第一大交易伙伴、第一大外资来源国,双边贸易额逐年递增。据缅甸媒体报导,2019至2020财年,中缅边境和海运贸易总额达120亿美元;2019至2020财年,缅甸与中国的贸易中,缅甸出口超过54亿美元,进口超过67亿美元。目前有近400家中国企业在缅甸的电力、天然气制造和电信等领域进行投资。

王毅表示,中方愿同缅方签署落实中缅经贸合作发展五年规划,加快走廊西、北、东三端建设,推动皎漂深水港、边境经济合作区、仰光新城项目早日落地,助力缅甸发展振兴,惠及缅普通民众。昂山素季也表示,缅方重视缅中经济走廊建设,愿同中方及时协调,共同推进有关项目。双方还商讨推进铁路合作,2021年1月10日,中缅合作开展缅甸曼德勒-皎漂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谅解备忘录签署仪式在内比都举行。

斡旋各方 以谈促和

无论从亚太局势、中缅关系考量,还是从RCEP落实、中方利益、边境安全着眼,中国都不能将自己置身事外。鉴于缅甸军方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一年,相信各方可争取在这一年内,斡旋军方与选举中获八成以上选票的全国民主联盟,展开和平合作谈判。

民盟是文人政治团体,本身也不掌握军队;既然军方在过渡期内坐镇国家中枢,相信能摆平军队中的各种派系,及各地民族地方武装。由此判断,在没有外力干预的情势下,缅甸短期内部局势应能够稳得住。在此期间,中缅边境再次爆发缅甸中央政府军与地方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中缅边境短期内应无虞。

根据军方声明,在实施国家紧急状态期间,将会改革联邦选举委员会,重新核查2020年11月大选过程;与此同时,会继续采取措施应对新冠疫情并推动经济复甦。中方应继续支持该国抗击新冠疫情的工作,以换取过渡期内中缅各项合作不至于停顿,保障中方在缅甸的投资及经贸利益不受损,并得以有序推进。

中国将呼吁联合国及东盟在缅甸问题上发挥作用,以抵御美国等西方域外势力对本地区事务的干预。中方应呼吁联合国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缅甸问题。东盟成员国如新加坡、印尼则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克制与对话,并致力实现积极与和平的结果,及敦促缅甸所有政党遵守民主原则和宪政。而柬埔寨总理洪森则称,缅甸现时的局势属于该国的“内部事务”,菲律宾总统发言人也说,菲律宾将该国发生的事件视为“我们不会干预的内部事务”。可见,多数东盟成员国都倾向于息事宁人。

中方将坚持一贯立场与做法,促和促谈,通过和平谈判化解矛盾与危机。

警惕美国等国藉缅甸局势打击中缅关系

美国拜登政府已准备祭出制裁手段。拜登在声明中表示,缅甸军方的行为是“对该国向民主和法治过渡的直接攻击”。拜登进一步声称要对此次事件的负责人采取行动,“过去十年,基于缅甸的民主进程,美国取消了对其制裁”,美方强调,“当这一进程出现逆转,就迫使我们立即对制裁法律和相关机构进行审查,然后采取适当行动”。

介入缅甸事务,一直是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的重点选项之一。拜登重返亚太,正愁没有抓手,缅甸“政变”等于是送上门的机会。华盛顿新政府不会轻易放手。短期目标,美国将伙同英日澳大利亚等国以制裁加军事威胁为手段,迫使军方交出“人质”与权力;中长期策略,以打击缅甸军方政权为借口,破坏缅甸与其最大对外经贸合作方——中国的关系,进而实现美国等国家打击“一带一路”、中缅经济走廊及中国西南能源通道的企图。

中国只有严阵以待,未雨绸缪,及时因应,别无选择!

(作者是香港资深媒体人)

来源:三策智库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