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外交事件

作者:储建国

【编者按:这是储建国教授的第三篇文章。在他的第一篇文章和平越来越难? --疫后的中美关系里,储教授提出,因为美国的怂恿和支持,台湾领导人已经开始了“独立”作业,台海发生战争的危险日益增大。但是,战争并非不可避免。避免战争的路径是,中美的“当政者还是要坐下来谈,达成能够稳定未来十五和三十年中美关系的合作框架。”在他的题为“‘三不一坚持’是疫后两岸关系的拯救之道的第二篇文章里,储教授对这个“合作框架”有了进一步的描述:中国要以不惜一战的决心和态势,迫使美国(及其台湾领导人)承认“三不”:一是不进行任何武器交易;二是不发展任何官方关系;三是不采取任何“台独”措施。有了这“三不”,北京就可以重申一个坚持:坚持用和平方式统一台湾。在储教授看来,这是中美避免战争的唯一路径,也是大陆和台湾两岸人民避免自相残杀的唯一可能。储教授得出这样的结论有他自己一系列的论证,比如,中国目前的国力已经到了可以对美国施压不手软的程度;台湾领导人在豪赌,因为现在不赌以后连赌的机会都没有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挤压和遏制已是华盛顿的基本国策,北京需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中国人民已经看透了美国政府的本质,不允许自己的领导人再对美国一味妥协。我们欢迎关心和关注中美关系、台海局势和中国如何对人类做出特殊贡献的学者和读者参与这一重大话题的讨论。请将您的观点发至uscnpm2019@gmail.com,我们会单独或综述发表。】
      (正文)一个新型大国的成长总是伴随着惊涛骇浪,重大外交事件则是波涛上的浪花,浪花的大小反映了力量撞击的轻重。新中国成立到现在,我们碰到大大小小很多外交事件,最终都化险为夷,有的甚至变坏事为好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也碰到一些比较严重的外交事件,如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中美撞机事件、银河号事件等。能称得上严重事件的,多与美国侵犯中国领土和主权有关。事件的大小一方面涉及侵犯的严重性,另一方面涉及对事件的关注度。前述三个事件不仅是严重侵犯中国领土和主权的事件,而且是被广泛关注的事件。这次《台北法案》的通过,就侵犯领土和主权的严重性来说,远远超过了前三次事件。

美国以国内法的形式正式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这是公然地将中国一部分领土分裂出去,实同于对中国固有领土的侵略。然而,由于全球爆发新冠疫情,各国人民的注意力都在抗疫上面,没有太多人关注这起严重的事件。美国政客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想悄悄地蒙混过关。他们似乎部分地达到了目的。中国外交部门还是像往常通过涉台、涉港法案一样,表达了一番抗议,这事好像就过去了。外交部门似乎更多地关心美国政客有关新冠肺炎的言行,然后打点口水仗。涉台涉美研究者对该法案也是不痛不痒地评论一下,似乎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广大中国民众也是成天关注疫情发展,很少有人去了解该法案的内容。台湾民进党政客则是欢欣鼓舞,内心狂喜而又庆幸,认为疫情危机是“台独”作业的重大机会,他们利用这个机会取得了重大胜利。

中国外交部尽管点出了台湾民进党以“疫”谋独的诡计,但没有刻意谈论《台北法案》的严重性,一方面可能是顾忌抗疫局面下美国人的心理,另一方面可能是不想刺激中国广大民众的神经。外交部官员和中国驻美使节不断谈论中美合作抗疫,好像没有《台北法案》这回事。这样做似乎是着眼中美关系大局,着眼世界抗疫大局,但也蕴藏着很大的风险。一旦疫后中国人民回过神来,发现美国政客犯下的严重错误,发现中国领土和主权所受到的严重侵害,中国外交部门将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美国政府并非不清楚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甚至知道其所蕴含的战争风险。所以法案通过后,美国军舰穿过台湾海峡,内部做好了军事戒备,白宫号召海外美国人尽快回国。国内很多人不清楚美国的用意,有的人怀疑美国要主动开战。其实不然,美国是担心《台北法案》会立即引发战争,所以在军事上、行政上做好预防。基辛格提醒美国要克制,在内政外交上要有个优先次序,其实也是对美国在疫情期间折腾可能引发外交危机的事件表示担心。

在台湾,即使在疫情期间,无论是民进党,还是其他党派,其实都意识到这个法案的严重性。党内主要政客,不仅是民进党政客,也包括部分国民党政客,都看到了美中走向摊牌的火药味,他们带有政治本能地站在了美国一边。江启臣领导下的国民党对美国通过《台北法案》竟然也跟在民进党后面表示感谢。该法案明确规定:“台湾是一个由2300万人组成的自由、民主和繁荣的国家”。这个是把民进党关于“国家”的表述几乎原封不动地写进了法案。国民党赞同这个法案,是对自己政党理念的公然背叛,也违反了自己主导制定的“宪法”条款。这说明,隐性台独势力在国民党内占据了主流,并跟着民进党走向了显性台独。国民党在对美国的感谢中还说台湾是美国的坚定盟友,他们不会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这意味着他们站到了中国大陆的敌对面。在美中冲突的风险面前,国民党部分政客与民进党一样,明确地选边站。一些小党领导人倒是诚实地公开讲战争风险问题。柯文哲就提醒蔡英文要“避战”。郁慕明更是感到战争迫在眉睫,建议大陆一旦动手,就要尽快完成,不要过多伤害台湾民众。然而,台湾小党力量太弱,大陆想在岛内寻找支持统一的可靠政党的努力遇到很大挫折。这也是中央做出某种决策时所考虑的一个因素。

大陆民众目前对《台北法案》没什么太大反应,疫情当然是主要的因素,信息传播不那么通畅也是个重要的因素。很多人知道《台北法案》这个事,但很少有人去阅读其具体内容,以为与以前的涉台、涉港法案差不多,只是美国干预中国内政的又一普通法案罢了,不知道有关条款所具有的颠覆性含义。然而,就台湾政客在疫情期间的表现来说,大陆民众即使不清楚法案的具体内容,也对和平统一更加失去信心,支持武统的声音越来越大。中国决策者所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即使不考虑事件的关注度,不考虑民众的压力,就外交领域本身来说,《台北法案》也是非常严重的外交事件。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除了表达最严重的抗议之外,撤回大使,降低外交等级都是合理的反应。如前所说,中国表现得非常克制,有评论者认为这表现了中国领导层的战略定力。这可能有一定的道理,很多时候,少说话比多说话更让人害怕。正如有大陆网友所说,不要跟台湾人磨嘴皮子,准备好了动手就行。

我们不宜做过多的主观猜测,只能就事件本身的性质及其可能的走向做点客观的分析。抛开对具体国家的情感,就国际关系的一般规律来说,这个法案对于任何一个当事国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事件,而且一般都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那么接下来的是,如果中美双方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是否都有意愿阻止严重后果的到来?如果双方有意愿的话,能有什么办法?

疫情防控期间,双方无心也无力处理这个问题。但有关部门不得不研究这个问题。其实办法是不多的,而且双方很难取得共识。就这个议案的颠覆性质来说,中方应该坚决要求美国废除这个法案,而不是“不得实施该法案",该法案一通过,就是一颗随时可爆炸的炸弹,即使这届政府不实施,以后的政府还是可以实施。在某种意义上说,法案签暑即为实施。因为一签署,美国就在法律意义上承认台湾是独立于中国的国家,不需要什么具体的实施行为。所以,除了要求废除,别无他法。在目前的政治情势下,美国基本上不可能废除这个法案。因此,中国在坚持要求废除该法案的同时,要提出捍卫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具体要求。

如果有关具体要求都得不到满足,那影响决策者的判断就是只剩军事能力了。

延伸阅读
1)
《环球时报》社评:美议员推《台北法案》是疯狂介入台海 (201896日)

美国4名跨党派的重量级参议员本周提出一个法案,名为《台湾邦交国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简称《台北法案》。该法案旨在阻止台湾现有“邦交国”与台湾“断交”,并转与中国大陆建交。它要求美国运用所有工具“抵抗中国对台湾的霸凌”,如降级美国同那些与台湾“断交”国家的关系,暂停对它们的援助等等。

两周前萨尔瓦多与台湾“断交”并转与北京建交时,美国官方表达了不满,一些议员主张修改新财年的国防授权法,取消对萨援助。几名参议员新提的法案可以看成美国国会亲台议员的进一步行动。

尽管这只是国会立法的初级行为,但鉴于美国政坛当下不断扩散的反华情绪,这项法案一路得到绿灯并最终成为法律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美国要在21世纪干预一些国家与谁建交,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华盛顿要把世界拉回到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之前的时代吗?美国自己在40年前带了与台湾“断交”、同中国大陆建交的头,现在美国国会反过来要制裁采取同样做法的小国了,它是要打自己的脸吗?

美国国会这样做也是对中国外交主权的粗暴侵犯。公开禁止一些国家同中国建交,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个大国对另一个大国的霸凌。这是破了底线的张狂。设想一下,如果中国公开禁止一些国家与美国或者某个西方大国建立外交关系,西方该会如何定性那样的行为呢?

海峡两岸的恩怨有我们之间的逻辑线,当下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台湾蔡英文当局打破两岸政治现状,不再承认以一个中国为核心的“九二共识”而导致的。民进党上台两年多,岛内在加速“去中国化”,大陆方面被迫采取一系列反制行动,抵消民进党当局“去中国化”行动的恶劣影响。

我们奉劝美国离台海的核心冲突靠远点。美国虽强,但把它的大部分力量都使出来,也浇不灭中国人民反对分裂国家企图的意志。华盛顿如果不把外交介入的方向用来调整民进党当局的激进路线,促成两岸相安无事,而是鼓励台当局胡来,那么它一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终给自己挖一个前所未有的泥潭。

鼓动台湾与大陆对抗,这同美国直接与中国大陆对抗是可以划等号的。美国在升级台海冲突前,必须做好最终在台海与中国全面摊牌的最坏准备。

台湾当局拒绝承认“九二共识”,已在战略上走错了关键一步。希望它知道自己已经站在悬崖边。它必须接受由此招致的各种反击,这是它破坏两岸关系必须吞下的苦果,而不是主动与大陆开辟新的战线。它尤其莫要因美方的某些支持而产生误判,以为靠山更可靠了,从此有了采取更激进行为的资本。必须指出,那样的误判对它将是致命的。

台海局势经历了深刻变化,美国力量的逐渐返回,将起不了保护台湾的作用,而将成为彻头彻尾的“乱台”过程。台湾将成为中美战略博弈的焦点,并可能进而成为双方摊牌的火药桶。无论中美因台海发生什么冲撞,台湾都将第一波遭殃。在最坏的情况下,在一切政治手段都用尽的时候,台湾将被战火吞没。

台湾休想独立,大陆14亿人民不答应,中国不断上升的国力不答应,包括战略核力量在内的中国强大军事力量不答应。请台当局和那些狂躁的“台独”分子们死了那条心。


2)什麼是「台北法案」?跟台北市有關係嗎?帶你看懂美國友台規定(中央社,2020年3月5日)

美國聯邦眾議院今天(美國時間4日)以415票贊成、0票反對壓倒性票數通過「台北法案」,盼能以實際行動反制中國長年壓制台灣行徑,並從經貿、國際參與及外交領域上整體提升台灣國際地位。

「台北法案」全名為「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依全名起首字母簡稱為TAIPEI Act),最早是由共和黨籍參議員賈德納(Cory Gardner)、盧比歐(Marco Rubio)等4位友台參議員於2018年9月共同提出。

2018年法案提出當時,由於中國強力在外交上打壓總統蔡英文政府,台灣已自2016年一連失去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多明尼加、布吉納法索、薩爾瓦多等邦交國,而2013年與台灣斷交的甘比亞則於2016年3月與中國復交。

可惜的是,法案當時未能排上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議程,最後無疾而終。

去年5月23日,賈德納等4位跨黨派參議員決定捲土重來,再次在參議院提出「台北法案」。相較2018年版本,這次法案不只計劃協助台灣鞏固邦交國,更納入2項新的重點,包括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及增強美台雙邊經貿關係。

法案內容雖自提出後有經過數次修改,但重點仍圍繞在台灣經貿發展、國際參與及外交關係上。根據眾議院今天通過的修正後參議院版「台北法案」內容,法案共有5個章節(section),以下為法案重點摘要。

●美台互為重要經貿夥伴 籲雙方進一步增強關係

法案第3節指出,「國會意見」(sense of Congress)認為,美台雙方已建立強韌經濟夥伴關係,美國目前是台灣第2大貿易夥伴,台灣則是美國第11大貿易夥伴及重要農產品出口地。法案表示,強健美台經濟關係一直帶來正面影響,包含刺激經濟成長及為雙方人民創造工作機會。

法案敦促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應與美國國會協商,尋求機會進一步增強美台雙邊經貿關係。

●台灣國際參與受阻 籲美方以行動支持協助

法案第4節指出,美方應在適當情況下,支持台灣成為所有不以主權國家為參與資格的國際組織會員,並在其他適當組織中取得觀察員身分。

此外,法案呼籲美國行政部門應指示美方在上述組織中的代表,透過「美國意見的表達、投票及影響力」,支持台灣取得會員或觀察員身分。法案也敦促美國總統或其指派代表,應在領袖高峰會、美中全面經濟對話等任何與中國的雙邊互動中,支持台灣取得上述組織會員或觀察員身分。

●反制中國奪取台灣邦交國 籲美方建立外交「賞罰制度」

法案第5節指出,「國會意見」認為,美國行政部門應支持台灣強化其正式外交關係,以及與印太區域和世界其他地區國家的夥伴關係。

為了達成這項目的,法案呼籲美國行政部門在適當情況並符合美國利益下,對於明顯增強、強化或「升級」(upgrade)與台灣關係的國家,應考慮增加與該國的經濟、安全及外交接觸。反之,對於採取嚴重或重大行動對台灣安全或繁榮造成傷害的國家,美方應考慮「改變」(alter)與該國的經濟、安全及外交接觸。(相關報導:美國參議院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電賀蔡英文連任 重申美國會跨黨派力挺台灣|更多文章)

法案也要求美國國務卿在法案生效後1年內,並連續5年時間,每年針對符合上述情況所採取的作為,向適當國會委員會報告。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