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储建国:中美还能够坐在一起谈什么呢?

作者:储建国

延伸阅读:
储建国:和平越来越难? --疫后的中美关系
储建国:“三不一坚持”是疫后两岸关系的拯救之道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外交事件
储建国:世界疫情與论会影响有关决策吗?
     如前所说,疫情危机的确让本来紧张的中美关系变得更加危险,然而,如果只是疫情危机的话,这种恶化了的关系还是可以有办法修补。中美在打口水仗的同时,也没有放弃抗疫的合作,其背后的动力与其说是国家利益,不如说是底线要求。这是救人命的大事,多一点合作,就少一些死亡。双方无论其他方面有多大的分歧,但在疫情防控上,仍有合作的必要。有了这种合作,双方至少还是可以一起说说话,探讨一下进一步合作的可能。

《台北法案》的通过则让这种可能大打折扣。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做得非常绝情,非常过分,不仅越过了中方的底线,而且不考虑给中国政府以任何退路。

在这种情况下,抗疫合作无法为疫后合作提供一个基础。在某种程度上说,所谓抗疫合作是在双方高度不信任的前提下而不得不进行的合作,以免遭受本国和世界人民的指责。

疫情结束后,双方会面临很尴尬的局面,即使想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作为加害者的美国做出外交关系中几乎最恶劣的行为,公开分裂别国的领土,其严重性自己心知肚明,无话可说;作为受害者的中国,看着固有的领土被强权分裂,会自然想起历史上的屈辱岁月,面对加害者大概只能咬牙切齿,很难说出话来。

这只是对一个正常的普通人的心理描述,但对于肩负国家使命的双方官员来说,该坐下来还是要坐下来,该说话时还是要说话。问题是,疫后双方官员即使能够面对面地坐下来,还能谈什么呢?

大家最容易想到的是中美第二阶段贸易谈判。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很艰难地达成了,中国做出了很大让步,美国也暂时放下某些要求。这些要求是中国很难接受的,譬如说国有企业、产业政策、政府干预等结构性问题,如果有第二阶段贸易谈判,美国肯定还会紧抓这些问题不放。因此,即使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中国也是没有什么意愿来进行这种谈判的。然而,如果不谈的话,一方面美国的关税大棒中国还是有点吃不消,另一方面,经贸真正脱钩会产生什么后果,中国也是难以预测和承受。

《台北法案》有可能把某种两难的情势和心态改变了。以前尽管双方不信任,但还是对所谓“双赢"的结果抱有一定的期望。现在,“零和"的思维在两个国家的精英层似乎都占了主导地位。在第一阶段经贸谈判时期,无论美国如何恐吓,无论双方民众的言论有多激烈,中国精英层都在不停地讲合作共赢。但现在那些人即使想讲,也难以说出口了。

《台北法案》反映了美国精英层对中国的强烈情绪,这种情绪容易导致某种不顾一切的集体非理性。当然,对于美国某种势力来说,这种集体非理性背后是一种理性的谋划,你以为是非理性的决定,在他们看来则是非常理性的行为。

不管这个法案的背后有多少的理性和非理性,它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是“把人往死里逼”的行为,借助外交部的温和说法是“严重挑衅中国的底线”,实际上就是完全突破了底线,让中国政府没有了退路。外交部还没把话说绝,不是考虑美国的态度,而是给自己的决策保留一定的弹性空间。

然而,再怎么谨慎操作,这种弹性空间都已非常狭小了。有人会说,美国涉台法案已通过了好几部,不都过来了吗,这个法案难道就那么的大不了?当然,如果你捂起自己的眼睛,不看其中的规定,可以当它没有发生。但你要睁开眼晴,直面那清清楚楚的文字,你的心就会提到嗓子眼上。如果说以前的涉台法案是上房揭瓦,那么这一法案则是釜底抽薪。

中国过去的成长和表现尽管让美国感受到威胁,但中国精英层的主流观点没有与美为敌的意思。中国民众尽管有一些激烈的言语,但对美国的好感度一直保持很高的比例。美国欧亚集团基金会的民调显示,即使在去年的调查中,中国民众对美国体制的好感度仍然超过了50%,今年则骤降20多个百分点。这种下降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美国政府在疫情中的糟糕表现,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美国政客对中国的无底线攻击。中美文化差别再大,一些基本的道德观念还是共通的,无论是哪一方的恶意攻击,在人们心理面都会有一些共同的反应。

然而,这还只是疫情所引起的心理变化,这次中国的受访者大多还不知道《台北法案》这件事。

现在很多人知道这个法案了,但很少有人细究其中的内容。人们知道较多的是美国帮助台湾巩固邦交国,参加各种国际组织,这也是媒体介绍的主要内容,而不知道里面最重要的内容是承认台湾是一个由2300万人组成的独立于中国的国家。文字表述非常清楚,而且做了仔细推敲,不让人产生任何疑义。如果中国广大民众都知道了这件事,不管会不会引起什么與情,人们心中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现在媒体的某种淡化可能蕴藏着更大的风险。有关方面对这种风险应该有足够的评估。

如果充分认识到这种风险,中国政府就更没有动力去跟美国谈什么贸易协议了。因为在这种局面下,去进行这种谈判,其政治后果是难以想像的。

如果真要坐下来谈,那首先就要谈台湾问题。然而,即使谈这个问题,也没有太多的话可说,因为美国不可能诚心地解决这个问题。中国义正言辞地提出要求后,美国会答应吗?那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把这个对付中国的棋子激活起来,美国会轻轻松松地放弃?所以,中国也许会提出要跟美国谈台湾问题,但可能出于两个目的:一是不再想谈经贸问题;二是为采取某种更有力的手段做准备。尤其是后一点,中国似乎不得不为之。民进党政府已实质性宣布独立,美国已正式承认其独立,现在只差建交这一步。情势已到了要么容忍其独立,要么决定武力统一的地步。这中间还有其他选择的空间,但空间已越来越小。

如果双方还愿意坐下来谈台湾问题,至少开始不是为了谈出什么结果而是试探对方对于这种选择空间的认识。

没有什么退路的中国也不太可能有什么模糊的答案,如果走和平的道路,那就必须在美台承诺“三不(美台不进行任何武器交易,不发展任何官方关系,不采取任何台独措施)”的前提下,中国承诺“一坚持(坚持用和平方式统一台湾)”。

“三不”当中,首要的也是可以操作的一点就是美台不再进行武器交易。中国可能会以坚定的决心去谈这个问题,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美国也需要认识到,如果中国政府不达到这个目的,就无法因为《台北法案》事件而向中国人民交待,并被迫采取更严厉的手段。

有人以为,在中美谈不拢的情况下,能不能两岸直接谈呢?以前国民党执政时期,有这种可能,但没谈,以后也许还有机会,但现在是没有了。民进党试图做成一党独大,把国民党边缘化,然后逼迫大陆把它当成台湾唯一的谈判对象。然而,民进党目前这种近乎急独的操作显然不是为谈判做准备,而是看到美中走向热冲突的势头,想抓住机会实现硬独立。这是一种政治赌博,赌大陆不敢打,从而在几近冷战的局面下保持较长时间的实质性独立。以后假如有机会谈的话,民进党也会要大陆首先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然后双方再往前谈。

不管未来局势如何发展,就民进党的表现来说,目前两岸之间无任何政治谈判的可能。要谈的话,仍然只有在中美之间谈,而且一定是朝着“三不一坚持”的方向谈才有和平的结果。在谈的过程中,中国也许会有所妥协,但需要有个结果,经贸谈判才有可能较顺利地进行下去。不是说中国在这个方面有多大的筹码,而是现实政治逻辑使然。

如果搁置台湾问题,继续推进经贸谈判,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这也是一些人希望看到的,但的确需要很大的政治胆量。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