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余智:疫情会冲击美国的领导地位吗?

作者:余智

【编者按:本文于2020年5月1日发表于新加坡《联合早报》。点击这里查看作者提到的坎贝尔和多西的文章。点击这里查看王文题为“美国世纪(1941-2020)”的文章。】
  三月份以来,新冠疫情在欧洲与美国加速蔓延,美国尤其成为重灾区。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在此次疫情中应对不力,不仅没有在世界上起到应有的领导作用,反而成为受疫情冲击最厉害的国家,其威信与实力都受到巨大冲击,疫情后的世界领导力会受到极大削弱,甚至可能开始逐步让位于抗疫效果良好、并已经开始对外提供帮助的中国。

这种观点,以美国《外交》杂志前不久发表的坎贝尔与多西的文章为代表。该文并未做这种断言,只是提出了这种可能性及其发生的一些条件。但这种观点在网络上受到部分中国民众的追捧。一些民众甚至完全忽略了原文提出的前提条件,认为这一趋势必然发生,甚至认为疫情将导致全球“去美国化”。

笔者认为,这种看法完全是误判形势:美国此次疫情应对失策是政府问题而非体制问题,美国的领导威信与领导实力都不会由于疫情受到严重削弱。

(一)美国的应对失策是政府问题而非体制问题

美国此次成为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国家,特朗普政府的应对失策,的确是一个重要原因。美国媒体的长篇报道,反对派的众多批评,专家学者的访谈,对此都有详细分析,包括:粗心大意,低估了病毒的传染性与危害;只关注了对中国的正面防控,而没有注意防范从欧洲转输的疫情,“马奇诺防线”从后方被攻破;过分关注政治争斗,将疫情警报指责为反对派的政治操作;等等。此外,民众的大意与不配合,也是政府应对失策之外的重要因素。

但是,美国政府的应对失策问题,属于特朗普政府的认识问题与工作失误,而不能归结为美国体制的失败。美国著名政治学者福山教授也指出了这一点。相反地,美国体制的强大之处之一,就在于其及时的纠错能力。现在,疫情已经引起美国举国上下的高度重视,紧急状态已经被启动,各项战疫措施快速到位,包括加强病毒感染的检测与隔离、切断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加紧防控物资的生产,等等。所有这些,加上美国强大的医疗科技实力,战胜疫情是迟早的事情。

相比之下,中国疫情早期失控的原因之一(当然不是全部原因) -对八名“吹哨”医生的惩罚,则带有鲜明的“维稳”考量与体制色彩。笔者在《中国应改变“内紧外松”的危机应对模式》(《联合早报》,2020317日)一文中对此有详细的分析。而有关部门对李文亮医生事件的调查处理结果,以及某些地方在抗疫期间违背法治原则的很多做法,显示其一些深层体制顽疾并未得到应有的反思与改变

体制是一个国家长期盛衰的决定因素。从这个角度看,美国的领导地位不会由于此次疫情应对失利而受到削弱,更不会让位于中国。

(二)美国的领导威信不会由于疫情受到大幅损害

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主要体现在政治、军事与经济方面,通过其自身以及与盟友的联合行为,以及在联合国安理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中的强有力领导地位而实现。在包括气候变化、文化教育、公共卫生等社会领域,美国尽管也扮演重要角色,但其领导色彩比在政治、军事与经济方面,本来就要弱很多,在相关国际组织中的领导作用也要弱很多。

特别是,国际社会很多国家(包括但不限于西方发达国家),都认为此次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与世界卫生组织特别是其总干事谭德塞的表现密切相关。他们指责世界卫生组织与谭德塞对疫情反映迟缓,迟迟不宣布疫情为全球公共卫生事件,宣布后又声言不建议(甚至反对)对中国实行旅行管控,对疫情在欧洲的蔓延并最终冲击美国,负有很大责任。

国际社会已有超过百万人联署督促谭德塞下台。前不久特朗普更与谭德塞隔空交火,并宣布暂停对世卫组织的拨款。美国参议院领袖声明将谭德塞的去职与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拨款直接挂钩。更重要的是,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西方国家,认为世卫组织与谭德塞的问题,在于其受到了中国的影响,甚至将其与中国对世卫组织的援助联系在了一起。美国更声言将对世卫组织与谭德塞个人及其与中国的关系展开调查。

西方国家的这些指控,会导致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声望受到重创,并抵消疫情对美国领导威信的不利影响,甚至会使美国的领导威信得到相对增强,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得到提高。

(三)美国的领导实力不会由于疫情受到大幅削弱

目前,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尚不能准确评估。但如前所述,这次疫情是一次自然灾害,而不是2008年金融危机、1929年大萧条那样由其经济系统自身的问题带来的。美国最近几年的经济发展态势良好,而且自身经济基础好、科技实力强大。即使本次疫情给其带来的短期影响超过前面两次危机,其对经济的长远影响也应该没有1929年大萧条那么大

即使是前两次那样由经济系统自身问题带来、发端于美国自身的经济危机,也没有从根本上动摇美国的领导实力。而且,此次疫情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的影响都是很大的,比较均匀;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主要经济体与美国的经济实力的差距本来就较大。因此,本次疫情危机不会从根本上动摇美国的领导实力。

综上所述,那种基于美国抗疫的一时失策,以及中国后期抗疫的有效,认为此次疫情将会导致美国领导地位下降、甚至会导致“去美国化”的观点,以及认为中国将借此机会取代美国领导地位、或者相对于美国的领导力会上升的观点,属于典型的误判形势。相反地,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不满与追责风浪越来越高涨,由此可能引发的中西“脱钩”与“去中国化”的风险,倒是中国应该重点关注的。

(作者为中国大陆经济学教授)

来源:联合早报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