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作者:储建国

此前曾讲过,大陆武统舆论似乎很强烈,但主要来自民间和军方,其影响力实际上不大。即便是军方,也只是个别退休将领如王洪光中将时而发出这种声音。一些貌似的鹰派如乔良、戴旭等军事研究者平常说些大话、狠话,但一到关键时刻就变软了。这一点与美国鹰派确实有所不同。【延伸阅读:乔良:台湾问题攸关国运不可轻率急进;乔良:我们不应该跟着美国的节奏跳舞

变软似乎还有些理论依据。譬如说,乔良将军认为台湾问题并非中国核心利益,必须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让路,等到中国真正成为比美国强大的发达国家的时候,台湾也就无法独立了。中国发达了,台湾就不敢闹独立?看看英国的北爱尔兰、加拿大的魁北克、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就知道地区或民族独立的诉求不会因为国家发达而减弱。就算这个观点成立,那就意味着在中国成为超过美国的发达国家之前,无论台湾如何闹独立,都是不应该武统的,那还要《反分裂国家法》干什么?不是说乔良将军所说的没有道理,不少学者尤其是一些经济学者也是这么个观点。只是这个观点从一位中国将军嘴里说出来,有点怪怪的。

任何观点,只要讲得出道理,都不宜一棍子打死。但是,作者自己得保持逻辑的一致性。根据乔良将军的理论,我们的确可以合乎逻辑地得出这样两个结论:(1)在中国成为超过美国的发达国家之前,是不能武统的;(2)在中国成为超过美国的发达国家之后,是没必要武统的。所以,他的总结论就是:放弃武统。

然而,中国政府为什么又坚持不放弃武统呢?因为中美建交时,邓小平就判断出,如果放弃武统,两岸就不太可能统一。那个时候,岛内很多人还是有内在的统一感,政党轮替后,这种内在的统一感快速流失。现在的所谓台湾统派除了少数之外,大多不是内心认同统一,而是迫于大陆的压力而不得不赞同统一。这就印证了邓小平的远见,如果放弃武统,就相当于放弃统一。

所以,乔良将军的放弃武统实同放弃统一。也许他的内心不是这么想的,但他最近的言论只能推出这个结论。

如果哪一天,中国政府真的接受了放弃统一的观点,中国人民也没什么大的反应,根据乔良将军的理论,大家不应该莫名惊诧。

问题是,今天的中国政府不可能接受这个观点。自2019年开始,中国政府对台政策似乎从“被动防独”转到了“积极促统”,而且国家领导人做出了新时代要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承诺。这个“新时代”恰恰可以理解为乔良将军所说的那种强大之前的时代。

其实,无论国家发达与否,只要采取武力方式实现统一,都要付出巨大代价。因此,无论什么时候,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能轻言武统,没有必要扯上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让路。

大陆不少专家似乎一直存在两种想法:(1)越往以后,统一的可能性越大;(2)越往以后,武统的代价越小。其实,这与其说是想法,不如说是幻觉。如果把某种处理问题的机会错过,后面越来越可能形成两个华人国家,这是很多人不愿意接受,也不愿意相信的结果,但它成为事实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一旦两个独立的国家成为事实,再谈统一的难度是大了呢?还是小了呢?答案恐怕是前者。

所以,如果现在出现了处理台湾问题的机会,大陆不好好抓往的话,那就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有可能让子孙后代面临更大的麻烦。

台湾问题需要放在中美关系的大框架中去看待,这是很多人的共识,也是不能回避的事实。不少人会说,现在中美关系这么差,怎么说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机会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当中美关系好的时候,中国为什么要冒着让中美关系变坏的危险去处理台湾问题呢?那不是代价更大了吗?更何况在中美关系好的时候,台独势力也不敢有大的造次。在中美关系坏的时候,积极处理台湾问题,其相对的损失反而小些,更何况这种变坏在很大程度是因为美国主动破坏的,中国积极处理台湾问题恰恰是为了让中美关系回到正常状态。可惜,这种政治账很多人算不清楚。有的人因为怕这怕那而不愿意去算。

积极处理台湾问题还有一笔国内账。乔良将军说决策不能被民意所左右。呵呵,中国的决策确实保持了某种独立性,尤其是对台问题的决策确实一直没有被民意左右。不放弃武统,什么条件下武统,都是政府自我规定的,与民意没有多大关系。而且广大民众也很配合,认真地对待和支持政府的这些规定。但如果政府根据乔良将军说的理论,违反自己给出的规定,所引起的民意反弹倒真是个问题。国内政治光谱两边的情绪都很高涨,一边不停地喊民主,一边不停地喊爱国。倘若台湾问题处理不好,两边合流,情况又如何处理呢?不管哪一种政治体制,也不管政治决策有多大的独立性,对于基于大多数人的民意是不能罔顾的。不同的民意不能同时有效回应的情况下,只能分个轻重主次。

乔良将军喜欢说美国设套,有点阴谋论的意思。我们可以骂美国那些政客,但说他们在台湾问题上搞阴谋,也许是说过头了,他们似乎没有这个必要。过去民进党搞台独,是美国设套吗?美国还曾经配合中国一起防独,把陈水扁说成麻烦制造者。只是现在,美国对华战略发生改变,支持民进党当局也是自然而然,似乎谈不上设套。在某种集体反华情绪下,美国越过了红线,让中国下不了台,没了退路。现在就是要针对这个问题积极地想办法,寻找到两岸问题的一个新平衡点。

积极处理台湾问题并不是就要打仗,但必须采取更加强硬的有效办法。美国的行为破坏了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让现代国际秩序的维系变得更加困难,因此,中国进行必要的斗争不只是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也是为了维护世界基础性的和平秩序。这是一种对国际社会的负责任的行为,相反,乔良将军那种忍受美国非正义的欺负,等到自己真正厉害了才去整别人的想法才是一种自私狭隘的想法。中国成为一个有信义、负责任的强国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光明正大地维护、发展正当权益的过程,而不是为了报仇而卧薪尝胆的过程,也不是一个因胆小怕事而忍气吞声的过程。

那么,如何积极地处理台湾问题呢?这是一个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过程,主要包括外交斗争、法律斗争和军事斗争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有一些具体问题需要研究,这里不想展开讨论。如果要真的开展这些方面的斗争的话,有关领域的专家和官员一定能够想出一些有效的办法。斗争最终的结果是让中美关系来到一个新的平衡点,让两岸关系在一个稳定的基础上继续往前走。

希望乔良将军等军事研究者在有关方面多想些具体的办法,而不是在和与武的问题上讲些大而化之的道理。(作者为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延伸阅读:
储建国:和平越来越难? --疫后的中美关系
储建国:“三不一坚持”是疫后两岸关系的拯救之道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外交事件
储建国:世界疫情與论会影响有关决策吗?
储建国:中美还能够坐在一起谈什么呢?
储建国:台湾问题与政治危机的转换
储建国:对台湾统派“政治失信”的风险
储建国:下一个三十年的和平机制--不是“G0”,而是“G2+X”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储建国:先交后兵,以战止战

储建国:台湾的前途:中国特色的“国中之国”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