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储建国:面对战略讹诈要有底线反击的勇气

作者:储建国

研究国际政治的一般熟悉一种博奕,“小鸡博弈"或“撞车博弈”。情况是这样的:两名车手各自驾驶汽车沿着一条划定的直线相向而行,相撞前首先转向的一方就被称为“chicken ”,也就是胆小鬼。国际政治中有不少类似的案例。

1969年3月2日,中苏在珍宝岛发生军事冲突。苏联吃了亏,苏联国防部部长格列奇科元帅、部长助理崔可夫元帅等人认为要动用核武器。苏联还秘密地与美国联系,提出对中国实施核打击。尼克松政府通过《纽约时报》把这一消息泄露给了中国。中国得知消息后,中央军委紧急开会,所有与会者都没有向苏联求和的想法。毛泽东主席的想法最奇特,也最大胆,认为如果苏联动用核武,我军要快速冲进苏联境内,随后让民众移居苏联。中国随后将会议内容泄露出去,表明一种决不退缩的态度。为了强化这种态度,中国针锋相对地进行了首次地下核试验,同时使用轰-6轰炸机进行了300万吨级空投氢弹试验。最后,苏联退缩了,放弃对中国进行核打击计划,于是,中苏进行和平谈判。这是国际政治中典型的撞车博弈案例,一方的冒险不退缩逼迫另一方退缩。而且常常是被动方的不退缩会逼迫主动方的退缩。

特朗普过去在商战中打拼,也经历过不少类似的博弈。他的一个特点就是无论遇到什么严峻情况都不退缩,从而常常把本来有理且有望获胜的一方给打败了。

在中美贸易战中,他的这个特点表现得很明显,中国一方面因为力量的原因,另一方面因为更大的利益盘算,顶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做出了妥协。特朗普极为兴奋,认为自己在这种撞车博弈中获胜了。美国其他的政客也被他的获胜所鼓舞,于是便开始玩更大的博弈,用类似的手法对中国进行安全方面的战略讹诈。美国国会通过《台北法案》,公开支持台湾独立就是这种战略讹诈的产物。

面对美国的战略讹诈,在贸易战中妥协的中国会不会继续妥协呢?情况是令人忧虑的。平常说些大话、狠话的军事研究者、国际政治研究者纷纷变鸽,说些力量对比、经济发展、技术竞争之类的道理。

第一阶段贸易谈判中的某些妥协对中国伤害不大,因为美方的一些要求也符合中国经济行为调整的方向,从长期来看也是有利的。但越往后的谈判,零和博弈的成份越来越大,而安全博弈则是比较纯粹的零和博弈。因此,中国妥协的难度也越来越大,风险也越来越高。

不过,只要美国的行为不那么过分,不越过底线,中国做出妥协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然而,美国政客陷入集体非理性,认为当前的中国不得不接受他们的所有要求,于是越过了中国底线。

现在中国决策层不断强调底线思维,在国际政治中,什么叫底线思维?简单明了地说:你越过了底线,我就坚决地反击。所以,面对中美博弈的底线思维就是以“底线反击”应对“战略讹诈”。

在过去,与所谓鹰派比起来,中国很多学者的观点是比较鸽的,主张要尽可能地维护中美关系,尽可能学习西方的长处,尽可能地促进全球化进程。但现在的情形不一样了,在美国战略讹诈面前,中国还能退到哪里去?这与中国的什么价值观、什么制度没多大关系,而与中国的生死存亡有很大关系。

美国通过《台北法案》承认台湾独立,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提出台湾加入联合国。如果这都不算越过中国底线,那中国底线是什么?中国过去口口声声讲的底线都不算数?有将军说台湾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这个观点即便成立,也只能由一些文职学者出来说说,怎么能从一个中国将军的嘴里说出来?哪有一个国家的将军在面对别国侵犯自己领土时,还未打仗,就说“我打不过,我投降”?

这些所谓的鹰派平常夸大中国的实力,关键时刻又看不见中国的实力。中国再怎么不堪,也是一个拥核大国啊,我们实力不如美国,可以在扩展性利益上退让一些,怎么能连自己固有的核心利益也让出去呢?

为了证明台湾问题不重要,有人还拿出一套什么“传统-现代”的说辞,说什么武统台湾是眷恋土地的小农思维。如果反过来,美国人面对当前中国的处境,会怎么想,怎么做?

在面对安全方面的战略讹诈时,即使实力比中国弱的国家也要绝地反击,中国就更需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少专家和国人的言论形成了一个共同的调调,什么“不要误判”,“被踢出群”之类。不知道是他们自己误判,还是别人误判。中国只是想在和平环境下跟各国做生意,不断发展自己,不断改善人民生活而已,又不搞侵略扩张那一套。中国现在所谓负面形象固然有自身言行方面的原因,但主要是西方政客和媒体基于偏见和傲慢的欺骗性宣传。要化解这些负面的东西,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靠温和的办法慢慢来。但美国利用这些东西搞战略讹诈,性质就不一样了,中国必须坚决地顶回去,要顶出一个中美国家利益的正常边界出来。基于这种边界的关系才是长久稳定的关系。

然而现在,美国不仅实力比中国强大,而且在对中国进行战略讹诈时人心比较齐。毛泽东时代反核讹诈人心也很齐。现在中国人心其实比较涣散,爱国情绪只是表面现象,尤其是精英层的观念分裂比较严重,限制了中国的国际行为能力,难以在撞车博弈中坚持下来。

有些人总是讲,决策层不能被民众的情绪所左右,现在看来,决策层也不能被精英的观念所绑架,当別人突破底线时,一定要有勇气进行绝地反击。

当中国这样做时,美国大概率会退缩。我们不要说“帝国主义是纸老虎”那样的大话,我们只是要美国算一下越过底线的成本-收益。为了台湾这颗棋子,美国是不是需要冒毁灭性的风险。

有人说,中国为了台湾这块土地,为什么要冒发展进程中断的风险?这种观点其实似是而非,美国利用台湾,恰恰是为了遏制中国发展,但不会不计代价地保护这颗棋子,中国反对美国利用台湾,也恰恰是为了让中国发展有一稳定安全的环境。

有人说,中国会被美国踢出群。呵呵,美国现在只能自己退群,没有能力把这么一个大市场踢出群,除非中国自己不想在群里呆了。一个贸易的大群,大家因为互利互惠才呆在一起的,其他国家为什么要放弃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美国也许可以暂时拉一个小群对付中国,但即使这样的小群也是长久不了的。

因此,中国完全可以对美国的战略讹诈进行坚决的斗争。在目前阶段,就要敢于开展针对美国的军事斗争。

在军事领域,我们一些专家和媒体过去说了一些大话,武器方面有点进展,就觉得了不起,觉得把美国吓坏了。现在美国露出了青面獠牙,倒是把我们的一些专家和国人吓坏了。这里讲“底线反击”,既不是被美国的战略讹诈所吓坏,也不是为了吓坏别人,而是要让美国越过底线的手缩回去,坚决维护好中国的核心利益。正如以前的文章所说的,我们既要想办法打破美国的军事包围圈,又要避免中美之间发生过于严重的直接冲突。

最近,《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认为中国要扩大核武库,大概也是感觉到了中国应对美国战略讹诈时似乎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从长远来看,提升和完善中国战略打击体系,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是中国必须的选择。核武专家杨承军教授认为讨论这个问题会给“中国威胁论”提供证据,在以前,这个担心是有道理的,现在则是多虑了。自从美国把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之后,就没有必要再担心为中国威胁论添加新证据了。相反,美国出现了一种新的论调,就是不承认中美在核武器上有一种相互脆弱性,也就是不承认中国具备足够的核反击能力。杨承军教授认为中国能够在对方核弹落地之前,可以把我们的核弹发射出去,而且中国的核反击足以把美国打亡国。杨教授提供的这个信息是很重要的,这说明即使目前的中国,也不必要被美国的战略讹诈吓破了胆。我们可以忍耐美国的一些霸道行为,但不应该忍耐美国突破底线的行为,而是应该进行坚决的反击。

底线反击与其他反击不一样,必然会涉及到军事斗争。与底线反击相匹配的军事斗争目标是什么呢?考虑到美国越过底线的性质,以及当前中国军事力量的实际,中国当前对美军事斗争的目标应该确定为“决定性削弱美国对中国领土和邻近区域的军事介入能力”,近阶段来说,主要是削弱美国对台湾和南海的军事介入能力。

在这个目标下面,我们需要有个总的斗争策略。针对台湾和南海新形势,我们需要在“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基础上增加“主动阻遏”的策略。为什么要“主动阻遏”呢?主要是因为美国利用军事包围圈,加强了对中国的军事遏制,尤其加强了针对台湾和南海的军力配置和军事行动。美国主动遏制在先,我们主动阻遏在后,因此,我们总体上仍然奉行“防御”的方针,不给美国以指责的借口。

在“主动阻遏”策略下,我们的底线反击行动主要是针对美国侵犯中国主权的行为进行反击。

在南海地区,现在所谓“主权权益”是比较模糊的。如果根据海洋法公约,“九段线”之内的主权权益就难以得到有效维护。如果要有效维护南海的主权权益,就必须坚守“九段线”的主权性质。这个是有很强的法理根据的。“九段线”存在于海洋法公约之前,其地位就是相当于主权线,不受该公约相关规定的约束。对此,大陆有关专家没有勇气说出来,导致政府也说不清楚。这一点要学习台湾的马英九,他运用“时际法”原则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中国既然不承认南海仲裁案的结果,就需要理直气壮地按照九段线的主权性质来做事。南海的航行自由是“中国允许下的航行自由”:对于商船来说,它与公海上的航行自由没什么实质性不同;但对于军舰来说,所谓的航行自由就要受到一定的约束,进入南海的外国军舰必须要事先告知中国政府,以确定其“非恶意”进入。我们需要让南海周边国家理解,我们这样做的目的主要是针对域外国家的军事介入。对于没有事先告知而进入南海的美国军舰,中国有权予以监视和进行必要的管理,防止其图谋不轨。美国在广阔的太平洋上保持着军事控制权,中国不去挑战它,但在九段线内的南海,这种控制权一定要掌握在中国自己的手里。中国需要坚定不移地实现这个目标,这不仅是对美国的底线反击,也是中国走向海洋强国的起始步骤。

在台湾问题上,台独势力踩上了红线,而美国则越过了红线。如果不进行底线反击,台独势力就有可能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做出以前不可想象的事情,逼得两岸生灵涂炭。底线反击首先是要针对美国,而不是针对台湾。美国提升对台军售水平,加强与台湾的军事联系,是台独势力的强心针。底线反击就是要把这根强心针拔掉。我们在军事上,一定要想出办法阻止美国武器进入中国固有领土,这种军事行动不是战争,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来说,是完全合情合理的防卫行为。如果对方先动手攻击,那我们后发制人就更有底气了。我们不仅要阻止美国对台军售,还要想办法阻止美国帮助台湾生产武器、提升战力的行为,尤其是阻止生产可能给大陆带来极大杀伤力的武器。这种主动阻遏,就是要美国缩回支持台独的那只手,收回跨过底线的那只脚,对台独势力进行釜底抽薪,逼使台湾走和平统一的道路,也是为可能的武统准备条件。当然,从现在开始,大陆可以随时启动非和平方式实现统一,而不用担心法律上的问题。

“主动阻遏”行动是阻止外国,尤其是美国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破坏地区局势稳定的行动,是防御性的正义行动,我们对此有充分的道义信心。如果美国借机生事,把局势引向升级,我们要根据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予以回击,这种回击主要建立在中国近海作战的能力之上。如果美国想把把局势引向毁灭性战争方向,作为拥核大国的中国,也决没有害怕的道理。

我们底线反击的目的并不是要整体上打败美国,只是告诉它,搞战略讹诈的结果是得不偿失。近阶段,底线反击的预期效果是要为解决台湾问题赢得一个良好的外部军事环境。在此过程中,我们需要提醒相关国家,尤其是美国的盟友,中国没有也不想伤害这些国家的利益,如果这些国家要主动伤害中国的主权和安全,我们有足够的能力让它们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中美关系出现点麻烦是正常的,但不能越过底线地搞战略讹诈,这让两个国家都处于危险之中,也让整个世界处于危险之中。正如一位叫陈平的作者所指出的:“中国大多数人不了解西方的历史和文化,与西方相处时本着以和为贵的传统心态。对手嚣张时,不敢针锋相对”。当然,中国文化有自己的优势,既强调以柔克刚,也强调狭路相逢勇者胜。当对手把自己逼得无路可退时,一定要坚决地反击,守住底线。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党章、宪法都有明确规定,国民的共识度是很高的,如果真的按照“放弃论”的观点去做,中国的国家安全会变得非常脆弱,而且会出现难以预料的政治危机。(作者为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延伸阅读:
储建国:和平越来越难? --疫后的中美关系
储建国:“三不一坚持”是疫后两岸关系的拯救之道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外交事件
储建国:世界疫情與论会影响有关决策吗?
储建国:中美还能够坐在一起谈什么呢?
储建国:台湾问题与政治危机的转换
储建国:对台湾统派“政治失信”的风险
储建国:下一个三十年的和平机制--不是“G0”,而是“G2+X”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储建国:先交后兵,以战止战

储建国:台湾的前途:中国特色的“国中之国”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储建国:近阶段如何加强对美军事斗争
储建国:面对战略讹诈要有底线反击的勇气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