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驻美大使心中真正的痛

作者:储建国

驻美大使是外交系统令人瞩目的职位,也是责任深重的驻外使节。历任驻美大使都是中央精挑细选,慎重任命的。中美关系的复杂性让这一份工作特別难做,原则性与灵活性,斗争性与合作性,需要高超的智慧,审时度势地去把握。

改革开放以来,中美关系总基调是合作共赢,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美国时而不时地做出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破坏中美关系的事,历任驻美大使都要在这个问题上与美国进行交涉,在保护中国利益和尊严的同时,继续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

记得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时任驻美大使的李肇星坚持斗争,让美国总统克林顿写下“对死难者表示深切的哀悼,对其家属和中国人民表示真诚的歉意”,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李大使在为中国赢得尊严的基础上继续推进中美合作。

然而,世易时移。自从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中国被定义为战略竞争者,美国开始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压。这个时期的驻美大使工作就显得更加难做,甚至一时理不出个头绪,好像到处救火却救不过来,到处示好却又不断碰到冷屁股。过去常说的中美关系压舱石没有了,经贸领域反而成为双方争斗的战场。崔天凯大使努力维护中美关系,试图找几个压舱的小石头,都难以找到,其工作的吃力可想而知。

在对崔大使的努力工作与外交风度表示肯定的同时,也需要就这段时期的对美外交工作进行反思和检讨。这个不是求全责备,而是涉及重大政治原则问题。

过去讲中美合作,一直有个前提,那就是不能损害对方的核心利益。中美建交后,有两个具体问题一直在双方关系中占据核心地位:一是台湾问题;二是经贸问题。邓小平在中美建交和关系正常化过程中,经过一系列斗争和谈判,为中美关系定了个基调:在一个中国的基础上发展中美经贸关系。前者优先于后者,如果美国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宁可冒经贸关系中断的风险也要坚决地斗争。美国弄清楚中国的立场后,尽管不时地弄出些小动作,但在台湾问题上一直保持谨慎的行为,总体上没有越过底线。中国外交工作在这一点上也一直保持着政治敏感性。

但是,近两年来,也许中美贸易战吸引了过多的注意力,美国在台湾问题上越走越远反而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也没有采取有力的防范措施。继《亚洲再保证倡议法》、《台湾旅行法》之后,美国国会在疫情期间通过了颠覆性的《台北法案》。前文曾评论说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外交事件,是远比驻南联盟使馆被炸严重得多的事件,是中美建交基础受到严重破坏的事件。

作为驻美大使,不知道对《台北法案》的政治严重性是否有足够的认识。如果有的话,在《台北法案》提出、讨论、修改、审议的一年多时间里,应该对其内容详加研究,尤其是对其第2条第(3)项确认台湾是一独立国家的规定进行严正交涉,并建议中央采取坚决斗争的态度。这种斗争也许不能够阻止《台北法案》的通过,但迫使国会对相关内容做出修改还是可能的。即使连这种修改也不可能,也至少显示了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毫不妥协的立场,为今后采取必要的行动打好外交上的伏笔。

现在这一确认台湾独立的《台北法案》通过了,中国对美外交几乎被逼入死角。外交系统花了很多精力与美国进行疫情口水仗,表面上恶化了中美关系,实际上掩盖了因《台北法案》而产生的外交危机。中国的广大民众,甚至很多高校知识分子都不知道美国已立法确认台湾独立这件事。你告诉他们,他们还不相信这是真的。

可以想见,如果不是疫情危机,中国广大民众一下子全知道《台北法案》究竟咋回事,那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那些连《方方日记》也不放过的年轻人会如何出离地愤怒!中国外交人员对此究竟是真不敏感,还是故意回避?

美国国务院一个叫博明的助理国务卿前不久发表了一通讲话,以显示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了解,还专门讲到“五四运动”,说李文亮继承了五四精神。这种对中国的一知半解显得有点可笑,“五四运动”的口号是“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如果现在真的发生一场这种运动的话,绝对不是亲美民主运动,而是围绕《台北法案》而发生反美爱国运动。像崔大使这样的外交人员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过,这样的运动不会在北大这样的学校出现了,因为这些双一流学校都精英化了,各学科追求的一流标准大都是美国标准,无论政治口号如何,背后的真实动力就是如此。这也就是无论美国如何地折腾中国,如何地损害中国的核心利益,这些学校的知识分子大多选择忍耐的背后原因。很多从这些学校走出来的官员也是如此。那些与美国做生意的商业精英更不用说了。

因此,所谓“战狼”與论,所谓“战狼”外交只是表面现象,更多地是停留在言语上,吓唬一下外面而已。当美国真的痛下杀手时,中国的这些精英又纷纷退缩了,一直退缩到连国家的核心利益也不敢维护。

面对中美关系中的核心问题--台湾问题,中国过去的所谓鹰派竟然公开发表“放弃论”,更不用说那些更多的鸽派了。姑且不论“放弃论”对宪法和相关法律的违背,如果真的让台湾独立,那肯定是一个受外国支持的敌对国家,因为它不想敌对都不行。它可以光明正大地接受外国军事援助,发展进攻中国的杀伤性武器,从而让中国的国家安全变得异常脆弱,严重阻碍中国发展步伐。有人幻想让台湾独立可以换来和平发展的机会,简直是痴人说梦。美国支持台湾独立不是为了什么“民主和平”,因为不独立反而可以更好地实现这一点,而是为了壮大敌视中国的军事包围圈,一个独立的台湾更容易让美国实现这个目标。如果经济学者看不出这一点还情有可原,专门研究军事战略问题的鹰派学者也糊涂如此,真是匪夷所思。

中国的外交官员理应有这种战略认识,以及基于这种认识的政治敏感性。然而,遗憾的是,现在的外交官员基本上出身于外语专业,一方面缺乏过去外交官的革命斗争经历,另一方面缺乏中国特色的政治学训练,脑子中的政治知识可能主要来自西方,尤其是美国舆论场所传递的信息。总体来说,当前中国外交官缺乏维护中国国家利益所必需的理论素养和政治素养。

作为一个驻美大使,经历了公开分裂中国的《台北法案》事件,心里肯定不是滋味,或者说这是心中真正的痛,指责太多也于心不忍。但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是严重影响中美关系,严重影响中国命运,严重影响世界和平的问题。有人也许是想淡化这个问题严重性,所以弄出个“非核心利益论”,甚至是“放弃论”。在目前局势下,这种言论也许会产生与其预期相反的效果。有人甚至猜测“放弃论”是否是“诱独”论,也就是诱使台湾越过最后一道防线,从而让大陆有更充分的理由进行武统。

即使没有诱独的意思,“放弃论”也的确有放任台湾迈出危险一步的作用。美国正式提出台湾加入联合国,力挺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国务卿几十年来首次给台湾领导人当选发贺电,公开称蔡英文为“总统”。这一切在美国行政当局看来,都是在执行《台北法案》,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未来还可能有进一步的动作。崔大使的确需要从百忙中抽出一点时间,冷静地想一想,对美外交,千头万绪,孰轻孰重,好好掂量。目前合适的做法也许是主动要求回国述职,一来向美国表明态度,反正现在也找不到合作的着力点;二来向上面报告下一步对美外交工作的想法,尽可能消除《台北法案》的恶劣影响。(作者单位: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延伸阅读:
储建国:和平越来越难? --疫后的中美关系
储建国:“三不一坚持”是疫后两岸关系的拯救之道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外交事件
储建国:世界疫情與论会影响有关决策吗?
储建国:中美还能够坐在一起谈什么呢?
储建国:台湾问题与政治危机的转换
储建国:对台湾统派“政治失信”的风险
储建国:下一个三十年的和平机制--不是“G0”,而是“G2+X”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储建国:先交后兵,以战止战

储建国:台湾的前途:中国特色的“国中之国”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储建国:近阶段如何加强对美军事斗争
储建国:面对战略讹诈要有底线反击的勇气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驻美大使心中真正的痛

来源:中美印象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