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安梁:中美较量的八大战场

作者:安梁

5月20日(上周三),美国白宫发布了名为《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战略方针》的文件,预计很快将获得国会批准,成为正式法案,并会有更具体的行动方案出台。

该文件第一次公开承认过去四十一年美国对华“交往与接触”战略是严重的低估与误判,未来将采取新的“阻遏”战略来回应中国对美的三大挑战:经济挑战、价值观挑战和安全挑战,并指出这是两国的制度之争、道路之争和价值观之争。

这是继2018年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强硬对华演讲,以及当年国防授权法案将中国视为排在俄罗斯之前的战略竞争对手之后,第一次全面而清楚阐述美国对华的战略转变。而且,这是美国首次在政府文件中将我国的党和人民区分论述。离间党和人民关系的用意十分明显。

虽然文件表示,仍对中国进行建设性接触持开放态度,希望在防务领域保持接触,管控危机,减少误判。但在过去两年,两国在贸易、香港、台湾以及此次新冠疫情等多领域的争端都加速了美国的战略转向。

本文件选在5月20日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开始其第二任期的当天发表,而且由国务卿蓬佩奥亲自召开记者会发布,颇有打响新冷战的意味。

安梁始终认为中美两大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但现实变化并不取决于我辈民众的主观意愿。既然新冷战已经打响,我们就来看看战场在哪里。

虽然中美已在众多方面产生大大小小的冲突,但根据该文件透露的美国战略企图,以及过去三年中美争端的敏感议题,中美双方针尖对麦芒最激烈的地方,或说主战场集中于以下八个领域:

第一、贸易战:中美关系的压舱石正被搬离

中美关系虽因1970年代美国“联华抗苏”战略而解冻,并有短暂准结盟期;但在前苏联崩溃后,中美贸易就成为维持中美关系的最重要“压舱石”。

1971年,美国取消对华贸易禁运政策后,中美贸易额从1971年的区区490万美元,发展到2019年的5412亿美元。在过去四十年,美国不仅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也是中国外贸顺差的最大来源国。根据中国海关数据,从1986年到2019年,中国从美国赚取的顺差高达54075亿美元,其数额竟超过1949年到2019年七十年間新中国贸易顺差总值(47852亿美元),也就是说,过去三十多年,中国从美国赚取的美元,比中国七十年贸易顺差总额还多6223亿美元。

美国对华贸易的常年高额逆差,正是美国在2018年3月发起中美贸易战的直接导火索。

虽然今年1月15日,中美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新冠疫情的爆发再次让贸易战的阴云密布。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决定从5月14日起对27种中国商品恢复加征25%关税。

特朗普说,100个贸易协议也无法弥补新冠疫情给美国造成的损失。如果中国不能很好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他可以随时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甚至威胁可以与中国“断绝整个关系”。

最近,美国还决定拿出250多亿美元资助企业从中国撤回,以推动中美供应链脱钩。

由此可见,尽管中美之间仍存在巨大贸易利益,但贸易战并未停止。要求贸易平衡,减少逆差,已经是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主调。这场战役将在未来两年来回拉锯,可能是两败俱伤,损失惨重的大战。

回顾历史,当安全与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安全总是最优先的考量。

第二、科技战:争夺科技的未来

在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之后,科技交流就是中美关系的重要支柱。1979年1月31日,正在访美的邓小平与时任美国总统卡特签署了《中美政府间科学技术合作协定》,美国提供奖学金为中国培养了大量科技人才。

此后的三十多年,两国签署了30多个科技合作协定,还成立了政府间的中美科技合作联合委员会,在卫生健康、能源、环境、基础研究、工业技术等众多领域建立了对话和协商机制,开展了数千个科技合作项目,数万名科学家参与双边交流。仅中科院就有约10000名科技人员赴美工作、学习。

这一切在2018年发生了重要变化。这一年,美国开始调查参加中国“千人计划”的科学家。当年12月1日,与“千人计划”关系密切的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张首晟跳楼自杀。2019年和2020年两年間,多名华裔科学家被捕。

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工业安全局将中国科技旗舰企业华为及其所属68家公司列为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此后,又陆续有50多家中国科技公司被列入此“清单”。

今年5月16日,美国再收紧管制措施,规定含有美国技术10%以上的外国公司在出口产品到华为等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企业之前,必须得到美国批准。这一措施,等于宣布台积电在今年9月以后需要得到批准才可为华为代工芯片。

全球芯片玩家的实力示意图

华为高端手机和通信设备上所有的7纳米和5纳米制程芯片,只能利用美国技术在台积电生产。此举等于过滤了中国高科技公司与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科技创新网络的联系,阻断了中国科技创新的未来发展之路。

第三、金融战:经济的输血管

美国货币——美元是实际上的世界货币。尽管美国的GDP仅占全球的20%左右,但在2020年3月,美元占国际交易比重的55%,占全球中央银行储备货币的61%。同时,美国拥有全球体量最大、交易额最高、资金容量最多的股票和债券市场。全世界的资金都汇集到这里,寻找投融资机会。截止2019年底,有超过300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交易,包括阿里巴巴、百度、网易、搜狐等中国互联网巨头。

中国购买了12000多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是持有美国国债最多的外国政府。也有许多中国企业到美国借债。截止2018年底,中资美元债市存量规模约为7726亿美元,其中投资级债券约5194亿美元,高收益(含无评级)债券2532亿美元。

借瑞幸咖啡作假一案,5月21日美国参院一致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根据该法案,如果一家公司不能证明其未受到外国政府拥有或控制,或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连续三年无法对该公司进行审核,以确定其不受外国政府控制,那么该公司的证券将被禁止在美国的交易所上市。

此消息一出,美国的中国概念股全部大跌,未来许多中概股可能被迫从美国退市。另外,美国还可以通过禁止美元交易来精确打击它想要制裁的个人和公司。

第四、网络战:隐蔽的战斗

5月1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发表声明,宣称研究新冠病毒的机构可能成为“受到来自中国的网络破坏活动”的目标。声明还称“这些活动者试图从新冠病毒研究人员和网络中识别和非法获取与疫苗、治疗和测试有关的宝贵知识产权和公共卫生数据”。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反驳说:“中国是网络安全的坚定维护者,也是黑客攻击最大的受害国之一。我们历来坚决反对并依法打击一切形式的网络黑客攻击行为。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任何阻碍全球抗疫努力的网络攻击行为,更应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同声谴责。”在过去10年,中美已经就黑客攻击问题展开过多次交锋。

在互联网的接入服务上,中美早有矛盾。2008年以后,中国以安全为由,加强了互联网的过滤审查。2010年3月,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市场;而互联网巨头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均被排斥在中国市场之外。

互联网前身为1960年代美国国防部资助创建的阿帕网,1980年代才移交中立的民间机构管理,至今支撑全球互联网的根服务器仍保留美国。

1994年9月,中国电信总局与美国商务部签订中美双方关于国际互联网的协议,协议中规定电信总局将通过美国Sprint公司开通2条64K专线(一条在北京,另一条在上海),从而启动建设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1995年1月,中国正式向社会提供Internet接入服务。

如果中美冷战升级,互联网空间无疑将有更多不为人知的隐蔽战斗。

第五、外交战:比拼谁的朋友多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中美在外交领域的交锋异常尖锐,双方外交官在病毒起源、早期防控和撤侨等问题上互相指责,甚至央视连续三天在新闻联播上指责美国最高外交官蓬佩奥是“人类公敌”。

在5月中旬的世界卫生大会上,针对澳大利亚发起的独立调查提案和台湾参加世卫大会的问题,双方更是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

特朗普向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发去公开信,威胁如果世卫组织不在30天内进行令美国满意的改革,他将永久取消给世卫组织的拨款,并可能抛开世卫组织另起炉灶。

在未来一年,可以预见双方必然在包括国际组织在内的外交领域有更激烈的较量。

第六、台湾:筹码还是利剑?

5月20日,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宣誓开始其第二个任期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以官方身份在其个人网页和官方网站上公开称蔡英文为台湾“总统”。另外,美国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以及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大伟两名高官将事先录制祝贺视频,都称蔡为“总统”。这是中美1979年建交以后的首次。

5月21日,美国决定向台湾出售18枚被称为航母杀手的MK-48重型鱼雷。虽然美国重申了“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但同时强调了美台的牢固关系,两岸争端必须经和平解决的原则,并引用《与台湾关系法》为对台军售辩护。

根据这两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的条文,美国明显加强了台湾在其印太战略的盟友地位,并以小步快进的切香肠模式增加美台之间的军事合作。

第七、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有1344家美国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8.5万名美国公民常年住在香港。因此,美国在香港有重大利益。

香港是国际金融、航运和贸易中心,经济十分发达。2019年3月发表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lobalFinancialCentreIndex)中,香港位居第三名,仅次于伦敦与纽约。2018年底,香港财政储备总额11619亿港元,外汇储备资产4247亿美元,实行港币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制度。

香港是内地最重要的外资来源地,截至2018年底,内地累计使用港资10992亿美元,港资占内地累计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54.03%。同时,香港也是内地第六大贸易伙伴和第四大出口市场。2018年,内地与香港货物贸易额为3105.6亿美元,占内地对外贸易总额的6.7%。

香港是全球主要银行中心之一,截至2018年底,港府认可的银行业机构共186家,银行体系认可机构资产总额24.04万亿港元,存款总额13.39万亿港元,贷款及垫款总额9.72万亿港元。香港股市在全球具有较大影响力,截至2018年底,在香港交易所挂牌的上市公司达2315家,股票总市值达30万亿港元,排名全球第五和亚洲第三。2018年股票市场总集资额达5417亿港元,其中IPO集资额2865亿港元,排名全球首位。

香港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融资及资产管理中心,占全球人民币支付交易约79%。2018年底,香港银行体系人民币存款(含未偿还存款证)总额为6577亿元,贷款余额为1056亿元,2018年经香港银行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总额为42062亿元,人民币债券发行额为419亿元。

第八、南海:印太战略的关键纽带

重要的国际航道,以及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对其专属经济圈的声索,都增加了南海在地缘政治上的敏感性。

2017年11月,特朗普提出“印太战略”,并在其《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进行宏观阐释。2018年5月30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在印太地区,建立以美国为中心军事盟国,核心圈为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泰国,次核心圈是美国的传统伙伴,包括新加坡、新西兰、蒙古等,然后是正在扩展的伙伴关系,包括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越南等。最外围圈是美国的北约盟国,即把英国、法国、加拿大军事力量拉进印太地区,并在这一地区构建以美国为中心的“三边军事合作机制”。

而南海正是连接印太地区的关键纽带,为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地带。有消息称,美国正在与菲律宾和越南讨论在苏比克湾和金兰湾建立海军基地的可能性。如果此消息成真,美国就如同在南海北段的东西两端控制了两个最重要的军事要塞,也等于在军事上控制了南海。

未来五年,将是关系中国未来国运的关键时期。但愿天佑中华!

来源:江湖有眼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