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近更新 > 

正文

余智:2020美国大选中是否存在大规模舞弊?

作者:余智

(编者按:本文原载《联合早报》,2021年1月11日,作者授权发布,作者为中国大陆学者与时事评论家。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竞选团队和美国乃至中国的部分挺川(川普,特朗普)人士,坚信大选中存在大规模、足以改变选举结果的舞弊。其理由主要包括:第一,美国自媒体中有大量关于选举舞弊的“爆料”;第二,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阵营相对于拜登而言,表现了超高的人气,但选举结果与此违背,不符合常理;第三,在选举揭晓过程中,特朗普阵营一开始处处领先,但在最后关头被拜登阵营反超,即出现所谓的“拜登曲线”,也不符合常理。


笔者认为,相信美国大选舞弊的几个理由都不充分,其它相关逻辑与事实也不支持大选舞弊之说。

第一,美国自媒体中关于选举舞弊的大量“爆料”,不能作为相信大选舞弊的依据。

首先,这些“爆料”很少有被美国主流媒体正式报道的,其真实性存疑。在事实报道方面,主流媒体比自媒体更加可靠,因为它们经历了市场的长期认可,信誉程度更高。

其次,这些“爆料”中的绝大部分根本没有被特朗普阵营正式向美国司法体系提出起诉,这就表明它们仅仅只是怀疑甚至造谣;否则,在美国的新闻自由环境下,必然会被特朗普阵营知晓、采纳并提起诉讼。

再次,关于选举投票机多米尼(Dominion)系统被媒体“曝光”用于舞弊的报道,在系统制造商向相关媒体发起起诉之后,这些媒体已经宣布撤销有关报道,证明这一舞弊传闻属于谣言。


最后,其余少量被提起诉讼的“爆料”案件,均因各种原因被各级法院驳回。而且,很多案件都是支持共和党的法官、甚至是特朗普亲自任命的法官否决的。就连最后提交到保守派以6:3占据绝对优势的联邦最高法院的诉讼,也被以7:2否决,而特朗普亲自任命的三名大法官都投了否决票。特朗普阵营发起的几十场选举诉讼,无一获胜,足以说明相关“爆料”缺乏足够的证据支持。

第二,双方竞选过程中的人气差异,不仅不能作为相信大选舞弊的依据,相反却可能是解释特朗普选举失败的理由。

拜登阵营在竞选过程中,基于新冠疫情防控的考虑,一直呼吁支持者不要大规模聚集,在小规模聚集中也都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这就是为何其竞选聚会中参加者较少、看似“人气不旺”的原因。而特朗普阵营则几乎不考虑新冠疫情的影响,呼吁民众聚会表达支持,也没有采取安全距离防范措施,塑造了“人气超高”的表象。

这种由于竞选策略差异导致的表面上的人气差异,不能真实反映双方的实际支持率。更重要的是,在美国疫情防控效果不佳、死亡人数全球最高的情况下,特朗普作为主政者本身就很难完全推脱责任,被民主党与众多民众批评。这也是众多分析人士认为此次特朗普选举失败的主要原因。


如此高调的竞选聚会,更加为拜登阵营批评特朗普阵营提供了有力“炮弹”:为了自己的当选,丝毫不关心民众健康与生命安全。因此,这种表面上的“超高人气”,可能不仅不是支持舞弊怀疑的理由,反而可能正是导致很多选民反感特朗普、导致他最终选举失败的原因之一。

第三,选举结果揭晓过程中的“拜登曲线”,符合此次美国大选的特点,也不能作为相信大选舞弊的依据。

各类专业人士对“拜登曲线”已有众多解释。最重要的是,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美国此次大选中有大量的邮寄选票(符合美国相关法律规定,否则这种方式不可能被采纳,其票数也不可能被计入合法选票)。拜登阵营也是基于疫情防控考量,呼吁支持者采取这种方式投票,而特朗普阵营则是相反。

邮寄选票需要一定时间到达计票站,特别是在邮寄选票如此众多且集中的情况下。因此,在计票的最后阶段,邮寄选票占绝大多数,支持拜登的票数占绝大多数,导致拜登得票在最后关头反超特朗普,完全符合此次大选的特点,不能作为相信选举舞弊的依据。

第四,从“阴谋论”的一般逻辑分析,也不应该相信大选舞弊之说。

自媒体“曝光”的各种耸人听闻的大选舞弊“阴谋”,如果真的广泛存在,必然有大量人士参与,需要精心操作。但在美国社会中,即使是很多家庭内部,某个人与其亲朋好友都可能支持不同候选人。如果有大规模选举欺诈,很难保证某些环节不出纰漏,参与者不被亲友与外界知晓,不被媒体披露。特别是,美国媒体对这样的爆炸性新闻具有天然的敏感与追逐。同时,美国的选举欺诈是重罪,一旦发现,必然被司法体系重判。


因此,从逻辑上分析,选举欺诈被发现的概率以及被发现后的惩罚力度都很大,犯罪成本很高。很少有人敢冒如此大的风险,承担如此高的成本,为支持自己的候选人而搭上自己的命运。而美国的主流媒体没有报道任何重大舞弊事件,司法系统也没有支持任何相关诉讼。这就说明关于大选舞弊的“阴谋论”说法,既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事实。

五,美国社会主流以及国际社会的反应,也间接说明选举中不存在大规模舞弊。

美国绝大多数政治人物与普通民众都未对选举结果表达异议。即使支持特朗普进行法律诉讼的共和党重要政治人物,在特朗普输了所有选举官司后,也都纷纷表示尊重选举结果。尽管有高达7千多万的选民(超过投票选民的40%以上)投票支持了特朗普,但相信甚至始终坚信选举舞弊的是少数人。少数极端分子怂恿特朗普动用军事力量或者号召民众拿枪改变选举结果的声音,也因为明显违宪、支持者太少而未被采纳。

从国际社会看,其它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在选举结束后不久,都陆续对拜登阵营发出贺电。他们的决定,应该是基于对国际媒体与本国情报系统信息进行综合分析、认为选举不存在舞弊后作出的。中国挺川派人士即使一开始相信自媒体的舞弊传言,也应该从美国社会主流以及国际社会的反应中,认清事情的真相。

来源:联合早报
更多>>
返回顶部 电脑版